|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京油子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0-05-30 19:59:46

京油子
北京人

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从清末到解放初,在北京广泛流传的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但是,这样的话是不能轻易说的。有一次

京油子
天津人

在火车上,就因为有一个北京的年轻人说了这句活,和一个保定的年轻人打了起来,要不是我们几个老年人出面劝解,把这句话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可能就会头破血流了。所以奉劝你,在没有对这句话真正了解之前,在没有机会详细解释的场合,不要轻易说这句话,免得引发冲突。

北京、天津、保定这三个城市,按照明、清的行政名称,应该称为北京城、天津卫、保定府。

为什么叫“北京城”?第一,过去的北京,只是城墙以内的地方;第二,在明清两代,北京不设行政区,不在州府道县的编制,北京老百姓打官司,就要到现在丰台区的宛平镇,那时是宛平县,所以北京就只能叫北京城了。

为什么叫“天津卫”呢?当初明成祖永乐大帝朱棣迁都北京以后,从安徽老家调来了亲兵保卫北京,由此而设立了天津卫,就相当于现在的卫戍区,是兵营的意思,所以天津的地名有许多是军队的称呼,如军粮城、北大仓、小站、南营房等。

为什么叫“保定府”呢?因为当年在保定设立了府衙。

北京是皇帝住的地方,天津是北京的东大门,保定是北京的南大门,而且这是华北平原上三个最大的城市,所以三个城市的来往十分频繁,于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就自然而然地流传开了。

这句话是我6岁刚到北京不久,还满口天津话的时候,听一个北京人的大妈说的,两年以后我听保定人房东大妈也这么说,所以那时我一直把这句话当成一个普通的顺口溜,直到我参加工作在外地人的人群中生活,每当我说我是北京人的时候,就有把我叫做“小京油子”,于是我开始觉得这句话是不是有点贬义?于是我开始了研究。

“京油子”和“卫嘴子”都是比较好理解的。

北京是国都,是皇帝、王公、大臣住的地方,作为老百姓来说,不要说这些人,就是他们的佣人,都是您惹不起的,俗话说“宰相家人七品官”嘛。

从上层看,皇帝一言九鼎,一句话可以让人升官,也可以让一个人丢官丢命,做他们的佣人就有一定的风险性,官被抄家的时候,佣人的财产可能同时被抄,甚至和老爷一起杀头。所以当佣人既要巴结老爷,好多得点赏钱,又要与老爷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自己吃挂络。

从底层看,佣人的东家也是他的后台,这就是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一个邻居如果当上了一个有权势大官的佣人,而你以前曾经得罪过他,他就会仗着老爷的势力加倍地报复你。所以北京人很少去直接地、过份地得罪周围的人。

从社会看,一个要饭的人加入了帮伙就有了势力,一个妓女受到王爷的宠爱就是有了靠山,所以昨天的下三赖也许今天就抖起来,昨天的豪门客也许今天就讨了饭。看过突变大事太多的北京人,不得不多长几个心眼,和谁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对谁都不过分地亲密,谁都不得罪。而且发现风向不对,也会马上转舵,来个好汉不吃眼前亏。

外地人看北京人这么事故,这么油滑,于是就生出了“京油子”这么一个称号。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第一,并不是所有的北京人都是京油子,第二,京油子是一些北京人在风云变幻的那个环境中,为了自我保护而逐渐形成的一种心理反映。可能你讨厌、瞧不起甚至鄙视京油子的作派,确实北京人没有成大气候的人,但是你从另一面看,真正的老北京人,没有一个犯大错误的,没有一个上大当的。就是因为他们在意识上只求平安、塌实,在行为上长期以来形成的自我保护意识太强了,做什么都左顾右盼。

天津是北方的一个重要的商埠码头,既有陆运,又有河运、海运,因此天津比较发达的是商埠文化和码头文化。为了揽到买卖,为了拿到装卸任务,就要说服客户,久而久之,天津人能说,给人们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卫嘴子”这个称号自然而然就叫开了。

为什么过去的相声演员要先经过天津观众的认可以后,才可以大胆地闯江湖,就是因为天津人平时说话就很诙谐、幽默、逗笑,所以,能把天津人说乐了,就一定能够红遍全国。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天津人都能说会道,内向、木呐的人也有,所以,不能一见到天津人就说人家是“卫嘴子”。还有更为令人尴尬的是,一见到天津人就让人说天津快板,似乎天津快板是天津人的必修课一样。

“保定府的狗腿子”是不好理解的,关键的分歧在“狗腿子”。

有的人认为狗腿子就是汉奸,而且抗日战争时期华北地区的伪军司令部在保定,那么保定人当伪军当特务的一定大有人在,但是,凡是日本鬼子占领的地方就有汉奸,为什么偏偏说“保定府的狗腿子”呢?难道北京、天津就没有“狗腿子”吗?

保定人自然不承认自己是狗腿子,就把狗腿子解释为“勾腿子”,说保定人摔交爱勾别人的腿,而且这招很厉害,很出名,所以就有了“保定府的勾腿子”之间说。可是在我的保定人喜欢摔交的朋友中,使什么招数的都有,真正使勾腿子的并不多,而且他们说摔交的招数是因人而异的,根据身材和对方的情况,使什么招数能制胜就使什么招数,一个摔交手不可能只掌握一个招数,也不可能所有保定的摔交手都只练一个“勾腿子”。

有一次探亲假,我到保定,住在一个朋友家,和他父亲谈起了这个问题,他把“保定府的狗腿子”这个答案告诉了我。

保定是北京的南大门,驻扎着许多军队,满清的陆军军校也设在保定,再加上其它的原因,保定人习武的风气很浓,各种武术的流派在保定都有,摔交在保定就更为普遍,其中不乏高手。

那时北京的王公大臣们要找看家护院的人,就到保定来找,如果这个王公和那个大臣家有了矛盾,两家的家丁一见面,大家都是保定人,甚至是同门的师兄弟,这个矛盾就容易化解了,所以大家都愿意到保定来找武师,慢慢地在北京看家护院、保镖就成了保定人的专利,就象绍兴出师爷一样。

其实有的武师并不是保定人,但他必须与保定的武师有交情,或者是拜保定的武师为师,这些不是保定人的武师为了加入保定这个大团体,对外也称自己是保定府的,而且还要多多少少带一些保定的口音。

从老百姓的角度看,为老爷服务的、帮老爷做事的就是狗腿子,而这些“狗腿子”都说自己是保定府的,所以“保定府的狗腿子”这句话就产生了。

他老人家的解释,我比较信服,倒不是因为他是保定人,权威性高,而是他的解释符合这句话的全句,就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十个京油子斗不过一个卫嘴子,十个卫嘴子斗不过一个狗腿子。”

“京油子”只是一味地防守,当然不过“卫嘴子”的主动进攻,所以在打交道中,“京油子”是说不过“卫嘴子”的。“卫嘴子”再能也只是嘴上的工夫,而“狗腿子”却是动武的,既能成帮成伙地上,又有老爷做后台,当然“卫嘴子”是斗不过“狗腿子”的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十个京油子斗不过一个卫嘴子”的“斗”是斗嘴,而“十个卫嘴子斗不过一个狗腿子”的“斗”是斗力。

“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是清末民初京、津、保三地人在北京的表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条件的变迁,这些说法已经不能再反映现在三地人的实际状态。所以再不能随便说这些话了,更不能把过去人的帽子戴在现在人的头上。

“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这句谚语,现在的保定人一直妄图将“狗”改为“勾”,还编造了一些振振有辞的解释。但细细想来,“狗腿子”固然不好听,“油子”、“嘴子”其实也不是好词,在封建社会和军阀时代,“油子”、“嘴子”其实也是奴才,只不过混饭吃的方式不同罢了。“油子”是专靠投机混饭吃,“嘴子”是专靠花言巧语混饭吃,“狗腿子”可是要凭体力甚至武功等真家伙吃饭。北京、天津、保定,都是历史文化名城,其反映在人文上的特点,这句谚语正可反映的恰到好处。

从传播的地域来看,并不是单是北京、天津骂保定人的话,而是华北地区,或者直隶省(河北省)区分当时这一地区最有影响力的三个城市特点的一句话,都带有贬义,但又都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自愧不如的意思。以微观用时,可以形象的形容三个城市的人遇到一起发生冲突的表现,京油子见事不妙就脚底抹油开溜,卫嘴子心里犯怂嘴上却还硬扛着,保定府的人则既不怕事开溜,也不废话,上去两下子就把对方放平了事。“狗腿子”一般都要会“勾腿子”,否则也不好混饭吃。在解放前那个时代,会“勾腿子”大多也注定要给军阀当“狗腿子”,但会“勾腿子”的“狗腿子”,总比那些只是“油子”、“嘴子”的“狗腿子”要强一些的。

“狗腿子”并不一定是汉奸,但很容易成为汉奸或贰臣,因为身不由己。以保定为历史舞台,震撼全中国的人物可谓多矣,从灭金灭宋的张柔、张弘范父子,到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曹锟、冯玉祥、宋哲元,在那个封建、军阀时代,就皇上和更大的军阀来说,哪个不是“狗腿子”,他们手下也有一大批身手了得的“狗腿子”,从这种意义上讲,所谓“保定军校”其实正是培养“仁义礼智信”全才的“狗腿子”的学校了。相比之下,充当政客、买办的“京油子”、“卫嘴子”的那些“狗腿子”有哪个在历史上留下了什么影响?从这种意义上说,三个城市之外的人说这句话,更多是贬低京、津,而不是保定。

“油子”、“嘴子”、“狗腿子”是一类货色,而“勾腿子”和“油子”、“嘴子”根本不搭界。

按照正统的看法,确立现今保定格局的元代四大汉人世候之一的张柔、张弘范父子就是老大的汉奸,张柔曾金朝为官而亲自灭金,张弘范“灭宋于厓山”,亲逼南宋最后一个小皇帝跳海。在所谓“三杰”——陆秀夫、文天祥、张世杰的“忠臣秀”比照下,想不被说成是汉奸都难。至于张柔家族从来就没属过宋朝,张弘范、张弘略兄弟从出生就是蒙古统治下的臣民,以及张柔父子荫护汉人平民,保护历史文化,这种情形下,早就没人注意了。

摔跤其实只是保定人尚武的一小部分。实际上,创立快跤的那些保定老前辈,严格意义上讲何尝不是军阀们的“教师爷”、“狗腿子”一类呢。当然了,需要N次解释的是:保定人被这样说,是相对“油子”、“嘴子”那些没有真本事的人来说,保定人被说成“狗腿子”,至少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保定人有真本事、真功夫,二是“油子”、“嘴子”或者这些本事都没有的人,看着保定人有真功夫,嫉妒,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要是说成“勾腿子”,首先难以解释通(北京人、天津人骂自己夸保定人?与几千名给军阀效命的“狗腿子”将军们相比,几个摔跤的,在1930年代应该不会影响太大),其次涵义过于浅显了,再次也不适合保定以外的人使用。

曾几何时,保定是个与北京、天津平起平坐的城市,“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就是印证。有张柔父子以及保定军校近千名甘为马前卒的将军,将“狗腿子”硬解释为“勾腿子”的做法绝对牵强,实实着着的总比“油子”、“嘴子”强多了。千年形成的豪侠尚义精神既可以成就一座城市,也可以毁掉一座城市,六七年前汹涌于市委、市政府门前的上访人潮、逡巡于市井街头的黑恶势力和破旧窄小的街道,要是有人敢来投资才叫怪了。

就像同样豪侠尚义,同样有一代爵帅刘铭传住鞭立马的台湾一样,保定这样的人民绝对民心可用,就看你用不用,怎样用了。

北京,天津,河北不但是邻居,而且是亲戚。清朝:京师(北京),天津都属于直隶(河北),河北(直隶)是省级单位,北京(京师)和天津是河

北(直隶)的一部分。

民国(定都北京时期):北京属于京兆(京兆为省级单位。这时发现的北京猿人,当时房山属于京兆,

因此命名为北京人),天津属于直隶(直隶为省级单位);这时京兆(北京)和直隶(直隶包括天津在

内)是并列的省级单位。

民国(定都南京时期):北平(北京改名为北平),天津同属于河北,河北是省级单位,北平(北京)

和天津是河北的一部分。

以我家为例:我姥爷从河北沧州来的北平(当时南京是首都),至今沧州黄骅还有我姥爷的妹妹一家。

 
  [url=http://baike.wangchao.net.cn/detail_%25E4%25BA%25AC%25E6%25B2%25B9%25E5%25AD%2590.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5220785648.jpg[/img][/url]北京人 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  从清末到解放初,在北京广泛流传的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但是,这样的话是不能轻易说的。有一次[url=http://baike.wangchao.net.cn/detail_%25E4%25BA%25AC%25E6%25B2%25B9%25E5%25AD%2590.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5220786021.jpg[/img][/url]天津人 在火车上,就因为有一个北京的年轻人说了这句活,和一个保定的年轻人打了起来,要不是我们几个老年人出面劝解,把这句话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可能就会头破血流了。所以奉劝你,在没有对这句话真正了解之前,在没有机会详细解释的场合,不要轻易说这句话,免得引发冲突。   北京、天津、保定这三个城市,按照明、清的行政名称,应该称为北京城、天津卫、保定府。   为什么叫“北京城”?第一,过去的北京,只是城墙以内的地方;第二,在明清两代,北京不设行政区,不在州府道县的编制,北京老百姓打官司,就要到现在丰台区的宛平镇,那时是宛平县,所以北京就只能叫北京城了。   为什么叫“天津卫”呢?当初明成祖永乐大帝朱棣迁都北京以后,从安徽老家调来了亲兵保卫北京,由此而设立了天津卫,就相当于现在的卫戍区,是兵营的意思,所以天津的地名有许多是军队的称呼,如军粮城、北大仓、小站、南营房等。   为什么叫“保定府”呢?因为当年在保定设立了府衙。   北京是皇帝住的地方,天津是北京的东大门,保定是北京的南大门,而且这是华北平原上三个最大的城市,所以三个城市的来往十分频繁,于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就自然而然地流传开了。   这句话是我6岁刚到北京不久,还满口天津话的时候,听一个北京人的大妈说的,两年以后我听保定人房东大妈也这么说,所以那时我一直把这句话当成一个普通的顺口溜,直到我参加工作在外地人的人群中生活,每当我说我是北京人的时候,就有把我叫做“小京油子”,于是我开始觉得这句话是不是有点贬义?于是我开始了研究。   “京油子”和“卫嘴子”都是比较好理解的。   北京是国都,是皇帝、王公、大臣住的地方,作为老百姓来说,不要说这些人,就是他们的佣人,都是您惹不起的,俗话说“宰相家人七品官”嘛。   从上层看,皇帝一言九鼎,一句话可以让人升官,也可以让一个人丢官丢命,做他们的佣人就有一定的风险性,官被抄家的时候,佣人的财产可能同时被抄,甚至和老爷一起杀头。所以当佣人既要巴结老爷,好多得点赏钱,又要与老爷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自己吃挂络。   从底层看,佣人的东家也是他的后台,这就是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一个邻居如果当上了一个有权势大官的佣人,而你以前曾经得罪过他,他就会仗着老爷的势力加倍地报复你。所以北京人很少去直接地、过份地得罪周围的人。   从社会看,一个要饭的人加入了帮伙就有了势力,一个妓女受到王爷的宠爱就是有了靠山,所以昨天的下三赖也许今天就抖起来,昨天的豪门客也许今天就讨了饭。看过突变大事太多的北京人,不得不多长几个心眼,和谁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对谁都不过分地亲密,谁都不得罪。而且发现风向不对,也会马上转舵,来个好汉不吃眼前亏。   外地人看北京人这么事故,这么油滑,于是就生出了“京油子”这么一个称号。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第一,并不是所有的北京人都是京油子,第二,京油子是一些北京人在风云变幻的那个环境中,为了自我保护而逐渐形成的一种心理反映。可能你讨厌、瞧不起甚至鄙视京油子的作派,确实北京人没有成大气候的人,但是你从另一面看,真正的老北京人,没有一个犯大错误的,没有一个上大当的。就是因为他们在意识上只求平安、塌实,在行为上长期以来形成的自我保护意识太强了,做什么都左顾右盼。   天津是北方的一个重要的商埠码头,既有陆运,又有河运、海运,因此天津比较发达的是商埠文化和码头文化。为了揽到买卖,为了拿到装卸任务,就要说服客户,久而久之,天津人能说,给人们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卫嘴子”这个称号自然而然就叫开了。   为什么过去的相声演员要先经过天津观众的认可以后,才可以大胆地闯江湖,就是因为天津人平时说话就很诙谐、幽默、逗笑,所以,能把天津人说乐了,就一定能够红遍全国。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天津人都能说会道,内向、木呐的人也有,所以,不能一见到天津人就说人家是“卫嘴子”。还有更为令人尴尬的是,一见到天津人就让人说天津快板,似乎天津快板是天津人的必修课一样。   “保定府的狗腿子”是不好理解的,关键的分歧在“狗腿子”。   有的人认为狗腿子就是汉奸,而且抗日战争时期华北地区的伪军司令部在保定,那么保定人当伪军当特务的一定大有人在,但是,凡是日本鬼子占领的地方就有汉奸,为什么偏偏说“保定府的狗腿子”呢?难道北京、天津就没有“狗腿子”吗?   保定人自然不承认自己是狗腿子,就把狗腿子解释为“勾腿子”,说保定人摔交爱勾别人的腿,而且这招很厉害,很出名,所以就有了“保定府的勾腿子”之间说。可是在我的保定人喜欢摔交的朋友中,使什么招数的都有,真正使勾腿子的并不多,而且他们说摔交的招数是因人而异的,根据身材和对方的情况,使什么招数能制胜就使什么招数,一个摔交手不可能只掌握一个招数,也不可能所有保定的摔交手都只练一个“勾腿子”。   有一次探亲假,我到保定,住在一个朋友家,和他父亲谈起了这个问题,他把“保定府的狗腿子”这个答案告诉了我。   保定是北京的南大门,驻扎着许多军队,满清的陆军军校也设在保定,再加上其它的原因,保定人习武的风气很浓,各种武术的流派在保定都有,摔交在保定就更为普遍,其中不乏高手。   那时北京的王公大臣们要找看家护院的人,就到保定来找,如果这个王公和那个大臣家有了矛盾,两家的家丁一见面,大家都是保定人,甚至是同门的师兄弟,这个矛盾就容易化解了,所以大家都愿意到保定来找武师,慢慢地在北京看家护院、保镖就成了保定人的专利,就象绍兴出师爷一样。   其实有的武师并不是保定人,但他必须与保定的武师有交情,或者是拜保定的武师为师,这些不是保定人的武师为了加入保定这个大团体,对外也称自己是保定府的,而且还要多多少少带一些保定的口音。   从老百姓的角度看,为老爷服务的、帮老爷做事的就是狗腿子,而这些“狗腿子”都说自己是保定府的,所以“保定府的狗腿子”这句话就产生了。   他老人家的解释,我比较信服,倒不是因为他是保定人,权威性高,而是他的解释符合这句话的全句,就是“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十个京油子斗不过一个卫嘴子,十个卫嘴子斗不过一个狗腿子。”   “京油子”只是一味地防守,当然不过“卫嘴子”的主动进攻,所以在打交道中,“京油子”是说不过“卫嘴子”的。“卫嘴子”再能也只是嘴上的工夫,而“狗腿子”却是动武的,既能成帮成伙地上,又有老爷做后台,当然“卫嘴子”是斗不过“狗腿子”的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十个京油子斗不过一个卫嘴子”的“斗”是斗嘴,而“十个卫嘴子斗不过一个狗腿子”的“斗”是斗力。   “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是清末民初京、津、保三地人在北京的表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条件的变迁,这些说法已经不能再反映现在三地人的实际状态。所以再不能随便说这些话了,更不能把过去人的帽子戴在现在人的头上。   “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这句谚语,现在的保定人一直妄图将“狗”改为“勾”,还编造了一些振振有辞的解释。但细细想来,“狗腿子”固然不好听,“油子”、“嘴子”其实也不是好词,在封建社会和军阀时代,“油子”、“嘴子”其实也是奴才,只不过混饭吃的方式不同罢了。“油子”是专靠投机混饭吃,“嘴子”是专靠花言巧语混饭吃,“狗腿子”可是要凭体力甚至武功等真家伙吃饭。北京、天津、保定,都是历史文化名城,其反映在人文上的特点,这句谚语正可反映的恰到好处。   从传播的地域来看,并不是单是北京、天津骂保定人的话,而是华北地区,或者直隶省(河北省)区分当时这一地区最有影响力的三个城市特点的一句话,都带有贬义,但又都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自愧不如的意思。以微观用时,可以形象的形容三个城市的人遇到一起发生冲突的表现,京油子见事不妙就脚底抹油开溜,卫嘴子心里犯怂嘴上却还硬扛着,保定府的人则既不怕事开溜,也不废话,上去两下子就把对方放平了事。“狗腿子”一般都要会“勾腿子”,否则也不好混饭吃。在解放前那个时代,会“勾腿子”大多也注定要给军阀当“狗腿子”,但会“勾腿子”的“狗腿子”,总比那些只是“油子”、“嘴子”的“狗腿子”要强一些的。   “狗腿子”并不一定是汉奸,但很容易成为汉奸或贰臣,因为身不由己。以保定为历史舞台,震撼全中国的人物可谓多矣,从灭金灭宋的张柔、张弘范父子,到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曹锟、冯玉祥、宋哲元,在那个封建、军阀时代,就皇上和更大的军阀来说,哪个不是“狗腿子”,他们手下也有一大批身手了得的“狗腿子”,从这种意义上讲,所谓“保定军校”其实正是培养“仁义礼智信”全才的“狗腿子”的学校了。相比之下,充当政客、买办的“京油子”、“卫嘴子”的那些“狗腿子”有哪个在历史上留下了什么影响?从这种意义上说,三个城市之外的人说这句话,更多是贬低京、津,而不是保定。   “油子”、“嘴子”、“狗腿子”是一类货色,而“勾腿子”和“油子”、“嘴子”根本不搭界。   按照正统的看法,确立现今保定格局的元代四大汉人世候之一的张柔、张弘范父子就是老大的汉奸,张柔曾金朝为官而亲自灭金,张弘范“灭宋于厓山”,亲逼南宋最后一个小皇帝跳海。在所谓“三杰”——陆秀夫、文天祥、张世杰的“忠臣秀”比照下,想不被说成是汉奸都难。至于张柔家族从来就没属过宋朝,张弘范、张弘略兄弟从出生就是蒙古统治下的臣民,以及张柔父子荫护汉人平民,保护历史文化,这种情形下,早就没人注意了。   摔跤其实只是保定人尚武的一小部分。实际上,创立快跤的那些保定老前辈,严格意义上讲何尝不是军阀们的“教师爷”、“狗腿子”一类呢。当然了,需要N次解释的是:保定人被这样说,是相对“油子”、“嘴子”那些没有真本事的人来说,保定人被说成“狗腿子”,至少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保定人有真本事、真功夫,二是“油子”、“嘴子”或者这些本事都没有的人,看着保定人有真功夫,嫉妒,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要是说成“勾腿子”,首先难以解释通(北京人、天津人骂自己夸保定人?与几千名给军阀效命的“狗腿子”将军们相比,几个摔跤的,在1930年代应该不会影响太大),其次涵义过于浅显了,再次也不适合保定以外的人使用。   曾几何时,保定是个与北京、天津平起平坐的城市,“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就是印证。有张柔父子以及保定军校近千名甘为马前卒的将军,将“狗腿子”硬解释为“勾腿子”的做法绝对牵强,实实着着的总比“油子”、“嘴子”强多了。千年形成的豪侠尚义精神既可以成就一座城市,也可以毁掉一座城市,六七年前汹涌于市委、市政府门前的上访人潮、逡巡于市井街头的黑恶势力和破旧窄小的街道,要是有人敢来投资才叫怪了。   就像同样豪侠尚义,同样有一代爵帅刘铭传住鞭立马的台湾一样,保定这样的人民绝对民心可用,就看你用不用,怎样用了。 北京,天津,河北不但是邻居,而且是亲戚。  清朝:京师(北京),天津都属于直隶(河北),河北(直隶)是省级单位,北京(京师)和天津是河   北(直隶)的一部分。   民国(定都北京时期):北京属于京兆(京兆为省级单位。这时发现的北京猿人,当时房山属于京兆,   因此命名为北京人),天津属于直隶(直隶为省级单位);这时京兆(北京)和直隶(直隶包括天津在   内)是并列的省级单位。   民国(定都南京时期):北平(北京改名为北平),天津同属于河北,河北是省级单位,北平(北京)   和天津是河北的一部分。   以我家为例:我姥爷从河北沧州来的北平(当时南京是首都),至今沧州黄骅还有我姥爷的妹妹一家。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