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信江书院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09-11-05 10:26:54

信江书院
信江书院

基本介绍信江书院江西四大古书院之一。在上饶市区信江南岸黄金山上。创建于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旧称曲江书院。康熙五十一年扩建后易名钟灵讲院。乾隆八年(1743年)在后山建楼以祭祀朱熹,更名紫阳书院,乾隆四十六年始称信江书院。内有钟灵台、春风亭、一榻轩、夕秀亭、日新书屋、亦乐堂等十余处古色古香的古建筑,雕梁画栋,造型古朴,掩映在浓荫绿树间,显得分外纲雅别政协委员。在书院的东北部亦乐堂旧址上,建国后修建了“上饶专区革命烈士纪念碑”和黄道烈士墓”。

人文地理信江书院位于上饶市区的南屏山北麓,“钟山峙于后、灵山揖于前”,中部隆起,古称道观山,北环信水,西带丰溪,东与祥符寺(今市人民医院)相临,占地一百余亩,地理环境优越。

地理坐标为:东经117°37′30″、北纬28°26′30″之间。

自信江书院沿河而上,山峦起伏,森林植被茂密,自古有南屏山之称。从汉唐以降,寺庙、祠宇和楼台亭阁密布,南屏山被视为府治郡城风水格局中的案山,自然生态环境一直受到比较好的保护。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古往今来,一直吸引着许多文人、墨客的寻幽探古之情,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题记和吟咏之作。自清代以后,信江书院脱颖而出,独领风骚三百余年,名播远近,成为上饶人杰地灵、人文荟萃的重要象征。

历史沿革信江书院在清初原为义学,附设在郡人祀知府张国祯祠内,匾曰:曲江书院。一说原为张国祯创。按张氏知广信府事在康熙三十三年至四十三年之间,时间也当清初,两说出入不大。

上饶自唐、宋以来,郡城南道观上就有谷神道院、孚惠殿、上饶亭、信美亭、一杯亭、溪山堂、含辉阁等名胜古迹,气派不凡,曲江书院创建后,以上这些建筑和基址便先后并入其内。故书院初创,规模已不一般。

康熙五十一年(1712),知府周镐元第一次扩建曲江书院,并改名为锺灵讲院。度其意,以其“钟山峙于后,灵山揖于前”故也。经过这次扩建,书院的主体建筑讲堂、泮池和祠祀堂等便比较完备,成一系统了。于是“延师主之,召七邑士子肆业焉”。应加注意的是“延师主之”四字,点出了讲院的性质,其意即为聘请国内名儒来主持工作,非由官府派教授、教谕官来主持工作。又“召”字,其意更明,是呼唤招致七邑士子来学,也非额派,说明讲院是民办性质的学校,不是正式官办的学校,官方只是给以倡导、支持(控制)而已。这时的钟灵讲院非独比不上广信府学和上饶县学,也比不上属邑铅山之鹅湖书院。

乾隆八年,知府陈世增大修钟灵讲院,并增置学舍八十余间。今存春风亭即始建于此时。春风亭有二层,上为藏书楼(其后王赓言改建斗山阁为藏书处,斗山阁查无实处,疑即此楼,尚不能定论),下为祠祀堂,祀朱熹、文天祥两信国公。因为书院建筑除教学系统外,还有很重要的祠祀系统,从事教学活动之外,还有很隆重的祭祀活动。

由于设了理学大师朱熹(别号紫阳)的正宗牌位,又将钟灵讲院改名为紫阳书院。江西巡抚陈宏谋赠一匾,曰:“共学适道”。从此,山因水灵地因人重,书院进入了相对发展时期。

事隔三十八年后,颇有雄心的知府康基渊再一次对书院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增置亭阁和学舍数十楹,竣工之日,康氏自为记。其记曰:“自大门入,历阶而升,为前厅,为讲堂,为泮池,……缭以石栏,荫以嘉植,静与神会,旷若天游”。气概不凡。其间青云阁,一榻轩、中道亭、文汇轩、万锦书屋(斋)、浦溆潆洄、凌云精舍、四照亭、半山亭等,星罗棋布,参差错落,交相辉映。到这时,书院的建设规模达到了府治邑内各大书院诸如怀玉、鹅湖、象山等都不可比拟的程度,宏敞无比!可惜这些建筑至今留下的已属寥寥,有的更难确证其位置了。

可以看出,经过这一次扩建,书院建筑的主要格调已经起了变化,即朝着园林化的方向发展了,也就是说书院内休息、游乐系统增多了。这显然与书院落座在郡城佳处,为满足达官贵人们公暇之余的宴游需要密切相关。“处闺都而有泉林之趣”,旧时做官的多文人,文人做官,官亦文人,书院是其最好的活动场所。不是有孔庙学宫吗?因为那是官学,建筑形制有严格的规定,不能搞成花园,一年中除二次隆重的祭祀活动外,余时去终觉趣味索然。书院则不同,一是官助民办;二是活动自由;三是提倡学术交流;四是以府(县)尊身份去书院视察、讲学、谈经论道、督促时课,更是名正言顺,好博取风雅之名。即此数端,就足以促使院内的建筑逐步走向园林化,按当权者们的意旨不断加强其游乐系统的建设了。但这些都是客观原因,基本的原因在于儒家标榜的“诗书礼乐”思想,本身就允许游乐系统的建筑存在,后面还要谈到。

这样一来,为了名实相符,对书院的名称也作了改正,去“紫阳”二字,而直呼其为信江书院。以自然物体命名,显得更为妥贴。自此以后,院名相沿不改。

经过了“乾隆盛世”,到嘉庆十四年,知府王赓言对书院又不得不因“半芜没不可识”,而首捐廉再度修葺。这是据王氏“自为记”中语,其实是大可怀疑的。试想从乾隆四十六年康氏大规模维修后,到嘉庆十四年仅二十八年,这其间又无重大事故,何至于便“半芜没不可识了”了呢?显见得别有原因,不是出于王氏有意夸大其词,便是出于别的缘故,留待后考。

但王氏对信江书院的建设确是有较大贡献的。今存讲堂西侧之乐育堂、近思堂和十八排学舍,均为王氏“饬属县量力资助,与七邑士民乐输”,从黄姓手上购置下的。又建夕秀亭(今存)、蒙泉亭、问月亭、三希殿,改建五星堂、斗山阁等处,今亡其半。更凿阜辟莽为栈道,“飞悬苍翠间”,穷其巅,夷其地,建亦乐堂,复一杯亭,并辇石为小山,周以亚棂,“崇垣周遭,曲槛旋折”,使书院蔚为壮观。

可见王氏大加拓建,极力予以强化的也还是沿着前任康氏的既定宗旨,在游乐系统做文章。这一点,王氏倒是十分直率,他在“自为记”中说:“建亦乐堂为公暇宾讌之地”。因为书院建设一般都包含游乐系统在内,只视条件可否,随宜行事而已。

道光四年、五年和二十八年,知府刘体、麟桂和史致谔三任,对书院又进行了程度不一的修缮。广信府当闽、浙、赣三省通衢要冲,“素为东南望镇”,历史上许多起农民革命都兵临城下。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兴起,太平军攻广信府,城外太子庙、庆丰祠等处几毁于兵,而惟独对信江书院手下留情,这从书院现存古建中有半数左右系同治五年前的建筑可以证明。可见大平军为破城需要,对焚烧是有政策的,府志中以“旋毁于兵”四字来说明信江书院兴废是不可不察的?

同治五年,知府钟世祯悉仍旧址修而广之,创建钟灵台,其上为魁星阁,九脊歇山顶重檐出翘,凌空而立,至今成为上饶标志性建筑之一。又建日新书屋、又新书屋,今皆并存。复改五星堂为观善堂,规制一新。

由于同治十一年后,《广信府志》和《上饶县志》再无续修,故此后到民国百余年间的修葺情况不详。

光诸二十七年,慈禧太后迫于形势,下招废书院改学堂:“各省所有的书院,于省的均改设大学堂,各府厅及直隶州均设中学堂,各州县均设小学堂”。于是,自中唐迄至清末,延续一千多年的中国古代书院组织宣告结束。孔子庙内的府、县学也相继归于消亡,最终让位于新的教育制度和组织了。

信江书院于下诏后的第二年,即1902年,正式改为广信中学堂,即现在上饶市一中的前身。此后不久,腐朽的满清皇朝也就被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广信府的旧称也就结束,上饶成为中华民国江西省豫章道二十三属县之一。

关于广信中学堂此后的沿革,1982年上饶市一中为庆祝建校八十周年,专门编印了一本纪念册,内载一中校史的沿革表较详,兹转录如下:

《上饶文艺》(1982年版第2期)上发表过徐士鉴《上饶教育今昔》一文,内说:“1917年以前,上饶只有县立高等小学一所,校址在灵山书院(今茶厂)”,中学呢?同文说:“1924年,上饶只有一个江西省立第十四中学,校址在信江书院”。

信江书院沿革表(后期)

时间(年) 校名 校址 时间(年) 校名 校址

1902-11 广信中学堂 信江书院 1927上 江西省立

上饶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12-14 广信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27下-34 江西省立

第六中学 信江书院

1915 因故停办 信江书院 1935-49.5 江西省

上饶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16-19 联合县立

信江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49.6-1955.1 江西省立上饶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20-22 江西省代用

信江中学 信江书院 1955.2-1955.7 江西省

上饶中学分部 信江书院

1923-26 江西省立第十四

中学 信江书院 本部迁茶山,仅留分部,1955年8月自成一校,后称上饶县中,已非一脉,略

建筑特色现存信江书院总面积约二万五千多平方米。乾隆全盛时期超过六万多平方米。在这样大的地面空间里,书院北区和中区的布局有紧凑严密又自然成趣的特征,而其它几个区域则较为松散。

首先,我国的书院制度,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在建筑形制上逐渐总结、提炼出一套比较固定的模式。在儒家正统思想的影响下,受祠庙、殿堂的影响尤深。信江书院处于晚期,就更是如此了。具体来说,就是书院的主体建筑讲堂、泮池、祠祀堂和藏书楼等都严格沿着中轴线展开,利用山势,前后迭进,每进益深益高,迭次构成不同的院落,再在中轴线两侧,相对降低高度,对称地布置厢房和学舍,一则易于构成封闭式结构,二则作为陪衬,以突出中轴线上主要建筑的高大。又选幽雅之处筑精舍,置亭阁,形成以祭祀活动和教学活动相结合的主体建筑群,我们称之为祭祀系统和教学系统。但是从中国儒家所注重的人格道德教化而言,这两大建筑系统只是所侧重的方向不同,所起的作用都是一致的,即所谓“传道、授业、解惑”也,将道放在首位,更注重以德化人。故书院的祭祀系统在实质上与孔庙并无不同。南宋以后,孔庙和书院多有棂星门之设,喻示尊孔如同尊天,反映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故春风亭、讲堂、魁星阁等建置就是本着“天人合一”观念,既具祭祀性又兼具教化功能的重要建筑。

在鹅湖、白鹿洞两书院前方不远处,皆设有接官亭,以便远道而来的官员能在其中稍事小息,整顿衣冠,然后从容步入至圣门,这是一项精细设计。而信江书院以其紧靠府城之故,便省略了这一环节。

信江书院的特色,在于它既遵循了由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出发而逐步形成的标准化程式,又不为其所限,有创新,也有突破。这就是以主体建筑为中心,大规模地向横的方面发展,向主体建筑的东、南二个方面发展,依据地形地貌,巧妙吸取和灵活运用了江南园林建设的一些特点及其表现手法,以适应封建士大夫和文人学士山水情趣的需要,精心设计,合理布局,围绕着主体建筑先后连续展开、相继组成了若干个各有个性特征,又有相互联系的院落单元,或称建筑群。彼此之间,看似形离而实则神会,一组组小建筑群都自然和谐地融合在一个大建筑群体中,显示出剪裁、组合的独特匠心,这部分建筑,本着儒家“诗书礼乐”的综合教育思想,也就堂堂正正纳入了书院建筑建置之内。我们为有别于单纯祭祀系统和教育系统的建筑,而统称之为游乐系统的建筑。比如高台崇阁,宜于俯览山河,吟诗作赋,陶冶情操,也就具有了对人的心灵潜移默化的功能。这是与封建社会中以小农经济为基础带有强烈“耕读文化”色彩的历史氛围相一致的。

在乾隆年间扩建信江书院时,于讲堂东辟青云阁,于阁门前置碑亭,原意显而易见,是欲形成仅次于西侧主体建筑的第二组建筑,以弥补主体建筑限于地形所限,纵深较浅而造成形制上的不足。后来几度修葺,礼崩乐溃,突破框框,这第二组建筑便主要朝着游乐系统发展了。于是阁后有蒙泉、鱼计之设,拾阶而上,置中道亭,与观善堂相通,复因地势建夕秀亭,改青云阁为青云别墅,与凌云精舍相对称。这样,紧依第一组建筑东侧展开的既有精舍又有亭阁的第二组建筑,便成为介于教学和休闲两大系统之间的过渡性建筑,承上启下,在总体布局上起了很好的缓冲作用。

第三组建筑是游乐系统中的重点园林区,故穷极精思,选取院中位置适中,地势险要的傍水冈丘上,劈坡斩石,飞悬栈道于其上;临水傍江,巧构亭榭于其间。据冈平基,高筑厅堂,设苍玉,置景中之景,叠假山,成山外之山。处处因势随宜置景,少事雕凿而自然成趣;稍加开拓而格外雄奇。若使阴雨霏霏,大雾漫江,身临其境,信步于亭廊之间,便会有一种飘飘然游乎方外,缈缈乎入于仙境之感。故前人大书三字于其境,曰:“小蓬莱”。王赓言《亦乐堂示肆业诸生诗》中有几句情景交融的佳句,也正是在细雨绵绵、薄雾蒙蒙中写成的:“子衿城阙漫兴歌,邦彦仪型自昔多。山向南屏新拓地,水流中沚渐抽莪。……风雨千秋聊尚友,□畲经训意如何?”

第四组建筑沿第三组建筑之余韵,在东廓原谷神道院内以轻描淡写式的手法,在河边小支流上架一小石拱桥,旁建一亭,曰:“问月”,保留了谷神道院寮舍、浮惠殿、经训堂等古建筑,拓展了书院东廓景观。

而在道观山南,则因地势低平,广凿池沼,形成了听蛙池、浴德池、努力风云等富有山水情趣的格局,兼容并蓄了唐宋时代留存下来的一杯亭、溪山堂、含辉阁等,在书院内构成了一个文化园林,满足了达官贵人和文人雅士聚会宴游的客观需要。

总之,或因疏流而凿池,或依盘石而建阁,凌险筑台,临水构榭,皆信其自然而巧加点缀,因势造景,以景烘势,构成一幅自然和谐的环境美。

王赓言有咏信江书院八景诗,生动描绘了信江书院的环境美,兹录三首于下:

信水清声

夜雨众山响,撼城波浪生。有何难解处,忽作不平鸣?

竹露添清韵,松风助远声。冷斋高卧稳,侧耳到三更。

渔沼怪石

凿石露山骨,生怕断云根。虎卧龙跳势,鸢飞鱼跃痕。

图书形可辩,星斗手堪扪。三月桃花暖,真疑到禹门。

桐庐晓月

月出东山上,空陛树影移。恰当疏雨后,坐到夜深时。

似镜团团映,如珪两两奇。翻思石栏外,援笔好题诗。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书院建筑建置从遵循教化功能出发,除主体建筑祭祀系统基本程式化而刻板外,自由清新的园林化建筑逐渐融入书院的建筑建置内,逐步发展成游乐系统的建筑,拓展了书院建筑规模,反映了中国旧书院制度从单纯聚书、著书、藏书——到聚徒讲学——到闲暇聚会、宴游相结合的演进过程,逐渐使书院的社会教化功能趋向多元化。信江书院的建筑建置布局,尤其反映了这一趋势。

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对信江书院很重视。1983年,经市政府审定公布信江书院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交通概况在上饶市信州城区可搭乘多路公交车抵达,另外由城郊也可搭乘多路农村客运抵达,在书院路下即可到达。

 
[url=http://baike.wangchao.net.cn/detail_%25E4%25BF%25A1%25E6%25B1%259F%25E4%25B9%25A6%25E9%2599%25A2.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57388014681.jpg[/img][/url]信江书院 基本介绍  信江书院江西四大古书院之一。在上饶市区信江南岸黄金山上。创建于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旧称曲江书院。康熙五十一年扩建后易名钟灵讲院。乾隆八年(1743年)在后山建楼以祭祀朱熹,更名紫阳书院,乾隆四十六年始称信江书院。内有钟灵台、春风亭、一榻轩、夕秀亭、日新书屋、亦乐堂等十余处古色古香的古建筑,雕梁画栋,造型古朴,掩映在浓荫绿树间,显得分外纲雅别政协委员。在书院的东北部亦乐堂旧址上,建国后修建了“上饶专区革命烈士纪念碑”和黄道烈士墓”。 人文地理  信江书院位于上饶市区的南屏山北麓,“钟山峙于后、灵山揖于前”,中部隆起,古称道观山,北环信水,西带丰溪,东与祥符寺(今市人民医院)相临,占地一百余亩,地理环境优越。   地理坐标为:东经117°37′30″、北纬28°26′30″之间。   自信江书院沿河而上,山峦起伏,森林植被茂密,自古有南屏山之称。从汉唐以降,寺庙、祠宇和楼台亭阁密布,南屏山被视为府治郡城风水格局中的案山,自然生态环境一直受到比较好的保护。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古往今来,一直吸引着许多文人、墨客的寻幽探古之情,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题记和吟咏之作。自清代以后,信江书院脱颖而出,独领风骚三百余年,名播远近,成为上饶人杰地灵、人文荟萃的重要象征。 历史沿革  信江书院在清初原为义学,附设在郡人祀知府张国祯祠内,匾曰:曲江书院。一说原为张国祯创。按张氏知广信府事在康熙三十三年至四十三年之间,时间也当清初,两说出入不大。   上饶自唐、宋以来,郡城南道观上就有谷神道院、孚惠殿、上饶亭、信美亭、一杯亭、溪山堂、含辉阁等名胜古迹,气派不凡,曲江书院创建后,以上这些建筑和基址便先后并入其内。故书院初创,规模已不一般。   康熙五十一年(1712),知府周镐元第一次扩建曲江书院,并改名为锺灵讲院。度其意,以其“钟山峙于后,灵山揖于前”故也。经过这次扩建,书院的主体建筑讲堂、泮池和祠祀堂等便比较完备,成一系统了。于是“延师主之,召七邑士子肆业焉”。应加注意的是“延师主之”四字,点出了讲院的性质,其意即为聘请国内名儒来主持工作,非由官府派教授、教谕官来主持工作。又“召”字,其意更明,是呼唤招致七邑士子来学,也非额派,说明讲院是民办性质的学校,不是正式官办的学校,官方只是给以倡导、支持(控制)而已。这时的钟灵讲院非独比不上广信府学和上饶县学,也比不上属邑铅山之鹅湖书院。   乾隆八年,知府陈世增大修钟灵讲院,并增置学舍八十余间。今存春风亭即始建于此时。春风亭有二层,上为藏书楼(其后王赓言改建斗山阁为藏书处,斗山阁查无实处,疑即此楼,尚不能定论),下为祠祀堂,祀朱熹、文天祥两信国公。因为书院建筑除教学系统外,还有很重要的祠祀系统,从事教学活动之外,还有很隆重的祭祀活动。   由于设了理学大师朱熹(别号紫阳)的正宗牌位,又将钟灵讲院改名为紫阳书院。江西巡抚陈宏谋赠一匾,曰:“共学适道”。从此,山因水灵地因人重,书院进入了相对发展时期。   事隔三十八年后,颇有雄心的知府康基渊再一次对书院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增置亭阁和学舍数十楹,竣工之日,康氏自为记。其记曰:“自大门入,历阶而升,为前厅,为讲堂,为泮池,……缭以石栏,荫以嘉植,静与神会,旷若天游”。气概不凡。其间青云阁,一榻轩、中道亭、文汇轩、万锦书屋(斋)、浦溆潆洄、凌云精舍、四照亭、半山亭等,星罗棋布,参差错落,交相辉映。到这时,书院的建设规模达到了府治邑内各大书院诸如怀玉、鹅湖、象山等都不可比拟的程度,宏敞无比!可惜这些建筑至今留下的已属寥寥,有的更难确证其位置了。   可以看出,经过这一次扩建,书院建筑的主要格调已经起了变化,即朝着园林化的方向发展了,也就是说书院内休息、游乐系统增多了。这显然与书院落座在郡城佳处,为满足达官贵人们公暇之余的宴游需要密切相关。“处闺都而有泉林之趣”,旧时做官的多文人,文人做官,官亦文人,书院是其最好的活动场所。不是有孔庙学宫吗?因为那是官学,建筑形制有严格的规定,不能搞成花园,一年中除二次隆重的祭祀活动外,余时去终觉趣味索然。书院则不同,一是官助民办;二是活动自由;三是提倡学术交流;四是以府(县)尊身份去书院视察、讲学、谈经论道、督促时课,更是名正言顺,好博取风雅之名。即此数端,就足以促使院内的建筑逐步走向园林化,按当权者们的意旨不断加强其游乐系统的建设了。但这些都是客观原因,基本的原因在于儒家标榜的“诗书礼乐”思想,本身就允许游乐系统的建筑存在,后面还要谈到。   这样一来,为了名实相符,对书院的名称也作了改正,去“紫阳”二字,而直呼其为信江书院。以自然物体命名,显得更为妥贴。自此以后,院名相沿不改。   经过了“乾隆盛世”,到嘉庆十四年,知府王赓言对书院又不得不因“半芜没不可识”,而首捐廉再度修葺。这是据王氏“自为记”中语,其实是大可怀疑的。试想从乾隆四十六年康氏大规模维修后,到嘉庆十四年仅二十八年,这其间又无重大事故,何至于便“半芜没不可识了”了呢?显见得别有原因,不是出于王氏有意夸大其词,便是出于别的缘故,留待后考。   但王氏对信江书院的建设确是有较大贡献的。今存讲堂西侧之乐育堂、近思堂和十八排学舍,均为王氏“饬属县量力资助,与七邑士民乐输”,从黄姓手上购置下的。又建夕秀亭(今存)、蒙泉亭、问月亭、三希殿,改建五星堂、斗山阁等处,今亡其半。更凿阜辟莽为栈道,“飞悬苍翠间”,穷其巅,夷其地,建亦乐堂,复一杯亭,并辇石为小山,周以亚棂,“崇垣周遭,曲槛旋折”,使书院蔚为壮观。   可见王氏大加拓建,极力予以强化的也还是沿着前任康氏的既定宗旨,在游乐系统做文章。这一点,王氏倒是十分直率,他在“自为记”中说:“建亦乐堂为公暇宾讌之地”。因为书院建设一般都包含游乐系统在内,只视条件可否,随宜行事而已。   道光四年、五年和二十八年,知府刘体、麟桂和史致谔三任,对书院又进行了程度不一的修缮。广信府当闽、浙、赣三省通衢要冲,“素为东南望镇”,历史上许多起农民革命都兵临城下。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兴起,太平军攻广信府,城外太子庙、庆丰祠等处几毁于兵,而惟独对信江书院手下留情,这从书院现存古建中有半数左右系同治五年前的建筑可以证明。可见大平军为破城需要,对焚烧是有政策的,府志中以“旋毁于兵”四字来说明信江书院兴废是不可不察的?   同治五年,知府钟世祯悉仍旧址修而广之,创建钟灵台,其上为魁星阁,九脊歇山顶重檐出翘,凌空而立,至今成为上饶标志性建筑之一。又建日新书屋、又新书屋,今皆并存。复改五星堂为观善堂,规制一新。   由于同治十一年后,《广信府志》和《上饶县志》再无续修,故此后到民国百余年间的修葺情况不详。   光诸二十七年,慈禧太后迫于形势,下招废书院改学堂:“各省所有的书院,于省的均改设大学堂,各府厅及直隶州均设中学堂,各州县均设小学堂”。于是,自中唐迄至清末,延续一千多年的中国古代书院组织宣告结束。孔子庙内的府、县学也相继归于消亡,最终让位于新的教育制度和组织了。   信江书院于下诏后的第二年,即1902年,正式改为广信中学堂,即现在上饶市一中的前身。此后不久,腐朽的满清皇朝也就被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广信府的旧称也就结束,上饶成为中华民国江西省豫章道二十三属县之一。   关于广信中学堂此后的沿革,1982年上饶市一中为庆祝建校八十周年,专门编印了一本纪念册,内载一中校史的沿革表较详,兹转录如下:   《上饶文艺》(1982年版第2期)上发表过徐士鉴《上饶教育今昔》一文,内说:“1917年以前,上饶只有县立高等小学一所,校址在灵山书院(今茶厂)”,中学呢?同文说:“1924年,上饶只有一个江西省立第十四中学,校址在信江书院”。   信江书院沿革表(后期)   时间(年) 校名 校址 时间(年) 校名 校址   1902-11 广信中学堂 信江书院 1927上 江西省立   上饶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12-14 广信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27下-34 江西省立   第六中学 信江书院   1915 因故停办 信江书院 1935-49.5 江西省   上饶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16-19 联合县立   信江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49.6-1955.1 江西省立上饶中学校 信江书院   1920-22 江西省代用   信江中学 信江书院 1955.2-1955.7 江西省   上饶中学分部 信江书院   1923-26 江西省立第十四   中学 信江书院 本部迁茶山,仅留分部,1955年8月自成一校,后称上饶县中,已非一脉,略 建筑特色  现存信江书院总面积约二万五千多平方米。乾隆全盛时期超过六万多平方米。在这样大的地面空间里,书院北区和中区的布局有紧凑严密又自然成趣的特征,而其它几个区域则较为松散。   首先,我国的书院制度,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在建筑形制上逐渐总结、提炼出一套比较固定的模式。在儒家正统思想的影响下,受祠庙、殿堂的影响尤深。信江书院处于晚期,就更是如此了。具体来说,就是书院的主体建筑讲堂、泮池、祠祀堂和藏书楼等都严格沿着中轴线展开,利用山势,前后迭进,每进益深益高,迭次构成不同的院落,再在中轴线两侧,相对降低高度,对称地布置厢房和学舍,一则易于构成封闭式结构,二则作为陪衬,以突出中轴线上主要建筑的高大。又选幽雅之处筑精舍,置亭阁,形成以祭祀活动和教学活动相结合的主体建筑群,我们称之为祭祀系统和教学系统。但是从中国儒家所注重的人格道德教化而言,这两大建筑系统只是所侧重的方向不同,所起的作用都是一致的,即所谓“传道、授业、解惑”也,将道放在首位,更注重以德化人。故书院的祭祀系统在实质上与孔庙并无不同。南宋以后,孔庙和书院多有棂星门之设,喻示尊孔如同尊天,反映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故春风亭、讲堂、魁星阁等建置就是本着“天人合一”观念,既具祭祀性又兼具教化功能的重要建筑。   在鹅湖、白鹿洞两书院前方不远处,皆设有接官亭,以便远道而来的官员能在其中稍事小息,整顿衣冠,然后从容步入至圣门,这是一项精细设计。而信江书院以其紧靠府城之故,便省略了这一环节。   信江书院的特色,在于它既遵循了由封建伦理道德观念出发而逐步形成的标准化程式,又不为其所限,有创新,也有突破。这就是以主体建筑为中心,大规模地向横的方面发展,向主体建筑的东、南二个方面发展,依据地形地貌,巧妙吸取和灵活运用了江南园林建设的一些特点及其表现手法,以适应封建士大夫和文人学士山水情趣的需要,精心设计,合理布局,围绕着主体建筑先后连续展开、相继组成了若干个各有个性特征,又有相互联系的院落单元,或称建筑群。彼此之间,看似形离而实则神会,一组组小建筑群都自然和谐地融合在一个大建筑群体中,显示出剪裁、组合的独特匠心,这部分建筑,本着儒家“诗书礼乐”的综合教育思想,也就堂堂正正纳入了书院建筑建置之内。我们为有别于单纯祭祀系统和教育系统的建筑,而统称之为游乐系统的建筑。比如高台崇阁,宜于俯览山河,吟诗作赋,陶冶情操,也就具有了对人的心灵潜移默化的功能。这是与封建社会中以小农经济为基础带有强烈“耕读文化”色彩的历史氛围相一致的。   在乾隆年间扩建信江书院时,于讲堂东辟青云阁,于阁门前置碑亭,原意显而易见,是欲形成仅次于西侧主体建筑的第二组建筑,以弥补主体建筑限于地形所限,纵深较浅而造成形制上的不足。后来几度修葺,礼崩乐溃,突破框框,这第二组建筑便主要朝着游乐系统发展了。于是阁后有蒙泉、鱼计之设,拾阶而上,置中道亭,与观善堂相通,复因地势建夕秀亭,改青云阁为青云别墅,与凌云精舍相对称。这样,紧依第一组建筑东侧展开的既有精舍又有亭阁的第二组建筑,便成为介于教学和休闲两大系统之间的过渡性建筑,承上启下,在总体布局上起了很好的缓冲作用。   第三组建筑是游乐系统中的重点园林区,故穷极精思,选取院中位置适中,地势险要的傍水冈丘上,劈坡斩石,飞悬栈道于其上;临水傍江,巧构亭榭于其间。据冈平基,高筑厅堂,设苍玉,置景中之景,叠假山,成山外之山。处处因势随宜置景,少事雕凿而自然成趣;稍加开拓而格外雄奇。若使阴雨霏霏,大雾漫江,身临其境,信步于亭廊之间,便会有一种飘飘然游乎方外,缈缈乎入于仙境之感。故前人大书三字于其境,曰:“小蓬莱”。王赓言《亦乐堂示肆业诸生诗》中有几句情景交融的佳句,也正是在细雨绵绵、薄雾蒙蒙中写成的:“子衿城阙漫兴歌,邦彦仪型自昔多。山向南屏新拓地,水流中沚渐抽莪。……风雨千秋聊尚友,□畲经训意如何?”   第四组建筑沿第三组建筑之余韵,在东廓原谷神道院内以轻描淡写式的手法,在河边小支流上架一小石拱桥,旁建一亭,曰:“问月”,保留了谷神道院寮舍、浮惠殿、经训堂等古建筑,拓展了书院东廓景观。   而在道观山南,则因地势低平,广凿池沼,形成了听蛙池、浴德池、努力风云等富有山水情趣的格局,兼容并蓄了唐宋时代留存下来的一杯亭、溪山堂、含辉阁等,在书院内构成了一个文化园林,满足了达官贵人和文人雅士聚会宴游的客观需要。   总之,或因疏流而凿池,或依盘石而建阁,凌险筑台,临水构榭,皆信其自然而巧加点缀,因势造景,以景烘势,构成一幅自然和谐的环境美。   王赓言有咏信江书院八景诗,生动描绘了信江书院的环境美,兹录三首于下:   信水清声   夜雨众山响,撼城波浪生。有何难解处,忽作不平鸣?   竹露添清韵,松风助远声。冷斋高卧稳,侧耳到三更。   渔沼怪石   凿石露山骨,生怕断云根。虎卧龙跳势,鸢飞鱼跃痕。   图书形可辩,星斗手堪扪。三月桃花暖,真疑到禹门。   桐庐晓月   月出东山上,空陛树影移。恰当疏雨后,坐到夜深时。   似镜团团映,如珪两两奇。翻思石栏外,援笔好题诗。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书院建筑建置从遵循教化功能出发,除主体建筑祭祀系统基本程式化而刻板外,自由清新的园林化建筑逐渐融入书院的建筑建置内,逐步发展成游乐系统的建筑,拓展了书院建筑规模,反映了中国旧书院制度从单纯聚书、著书、藏书——到聚徒讲学——到闲暇聚会、宴游相结合的演进过程,逐渐使书院的社会教化功能趋向多元化。信江书院的建筑建置布局,尤其反映了这一趋势。   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对信江书院很重视。1983年,经市政府审定公布信江书院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交通概况  在上饶市信州城区可搭乘多路公交车抵达,另外由城郊也可搭乘多路农村客运抵达,在书院路下即可到达。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