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唐代舍利宝函

来源:互联网网民  宽屏版  评论
2010-03-11 12:49:19

Tangdai Sheli Baohan

唐代舍利宝函

Sarira Boxes of the Tang Dynasty

中国唐代用于瘗埋佛骨舍利的成套容器。除最外重常为石函外,内重宝函多以金属制作,最里面的两重常以金银制成小型棺椁形状,雕饰精美,是唐代金银细工中的精品,也是重要的佛教艺术品。

佛教传入中国后,建塔瘗埋佛舍利的习俗也在中国流行,为符合中国的习惯,逐渐改变了印度用罂坛盛放舍利的方式,改用中国式的棺椁。这一变化从北朝经隋代到唐初方告完成。现已发掘的纪年最早的舍利塔基,是河北省定县发现的北魏太和五年 (481)塔基,舍利盛放于玻璃钵、瓶和铜钵之中,再置于石函内,埋于塔基夯土中。到了隋代,瘗埋方式有所改变,如陕西省耀县发现的隋仁寿四年 (604)神德寺舍利塔基,舍利盛放于特制的顶铜盒之中,再置于雕饰精美的石函内。塔基内虽未形成地宫,但石函外周围砌有护石和砖墙。唐代瘗埋舍利的制度又进一步中国化,开始按中国传统的棺椁制度来设计舍利容器,并按照墓室形貌在塔基下建筑地宫。最早以金棺银椁盛放佛舍利,约始于唐高宗显庆年间 (656~661)。据唐释道宣《集神州塔寺三宝感通录》,显庆五年 (660)春三月,取法门寺舍利往东都洛阳宫中供养,“皇后舍所寝衣帐直绢一千匹,为舍利造金棺银椁,数有九重,雕镂穷奇。”此后,唐代遂流行以金棺银椁瘗埋舍利之风,直到唐末,越演越烈,从皇帝到大臣,均热衷于此,而且从都城到全国各地,都有建塔瘗埋舍利之举。重要的考古发现有甘肃省泾川大云寺塔基、陕西省临潼庆山寺塔基、江苏省镇江甘露寺塔基和陕西省扶风法门寺塔基出土的以金棺银椁为主的成套舍利容器。

泾川大云寺塔基瘗埋的金棺银椁,是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一组,埋于唐武则天延载元年 (694)。塔基内建地宫,内置刻有铭序的石函,函内放鎏金铜函,其中置银椁金棺,金棺内琉璃瓶中放舍利14颗,全套容器共有内外五重之多,金棺座长7.1厘米,重108克,制工精美,前档和两侧正中嵌白色珍珠,周围贴金片莲瓣,形似盛开的莲花,莲花四周又配以金片组成的莲蕾、莲叶。棺的后档居中贴六瓣金莲,周绕六朵金莲或莲蕾,其上又嵌饰石英石、绿松石等,工精而华美。银椁座长10.5厘米,重349.5克,椁体满刻缠枝忍冬纹,椁座前后四角雕镶栏杆,空间嵌棱形花纹,椁侧左右还各装二环。这组金棺银椁,表现出盛唐金银细工的高度工艺技巧。

陕西临潼庆山寺塔基地宫,建造于唐开元二十九年(741),所瘗埋的金棺银椁华美程度超出大云寺地宫的出土品,反映出唐玄宗开元盛期的工艺水平。银椁和金棺安放于高达 109 厘米石雕“释迦如来舍利宝帐” 之中。银椁长 21厘米,放置在高 12厘米的鎏金铜须弥座之上,椁前档刻出门形,门扉上贴有两身鎏金菩萨,夹胁着一双鎏金佛足,两侧上贴铺首,下分列十大弟子鎏金造像,或跪或立,作各种悲戚姿态,椁盖饰一朵以白玉和红玛瑙作蕊的金莲花,周嵌水晶、猫眼等宝石,盖周四缘悬垂以珍珠串穿的流苏。金棺长14厘米,棺盖亦嵌饰宝石,金棺中铺锦衾,中藏两个带有铜莲座的绿玻璃瓶,内盛舍利。

江苏镇江甘露寺铁塔塔基地宫,建造于宋元丰元年(1078),目的是再次瘗埋在宋熙宁时发现的唐李德裕于大和三年 (329)重瘗的舍利。地宫内大石函中放有两个小石函,里面分别安放有唐代的成套舍利容器和内盛的“舍利”。西侧的小石函内放金棺银椁,是李德裕于唐大和三年重瘗上元县禅众寺旧塔基下原藏舍利时所制作,东侧小石函内放小金棺、金棺和银椁,为重瘗长干寺旧塔基下原藏舍利所制。金棺、银椁工艺精巧,遍体饰有繁缛细密的装饰纹样,以飞天、迦陵频伽、云鹤、宝珠为题材,极工致精美。只有放长干寺舍利的内层小金棺是素面的,但极为小巧,盖长仅2.9厘米,头高仅1厘米。时李德裕任浙江西道观察使,这两组金棺银椁,应系当地制作,显示出唐代后期江南地区经济日益繁荣,长江中下游一带金银细工已达到堪与中原媲美的高度水平。

陕西扶风法门寺塔基地宫发现于 1987 年,筑有前、中、后三室,模拟唐代帝王墓室的形制,封埋于唐懿宗咸通十五年 (874)。地宫内有佛骨4件,因此也有4套瘗藏佛骨的容器,分别安置在前、中、后室及后室的秘龛中。其中最珍贵的一套为唐懿宗供奉的八重宝函,安置在地宫后室。八重宝函由外至内为:银棱顶黑漆宝函、鎏金四天王顶银函、素面顶银函、鎏金如来坐佛顶银函、六臂观音顶金函、金筐宝钿珍珠装金函、金筐宝钿珍珠装石函和宝珠顶单檐四门金塔,金塔内立有银柱,佛指骨套置银柱之上。另外 3组舍利容器分别是:前室一套由外至内分别是汉白玉阿育王塔、铜浮屠和鎏金伽陵频迦纹银棺,中室一套为汉白玉双檐灵帐、顶铁函和鎏金双凤纹银棺,后室秘龛一套为铁函、鎏金四十五尊造像顶银函、银包角檀香木函、嵌宝水晶椁和门座玉棺。懿宗供奉的八重宝函,除最外一重外均为金银精工制作,代表了晚唐皇室金银器的最高工艺水平,是研究晚唐金银器的珍贵文物。

值得注意的是法门寺塔基地宫中出土的懿宗供奉的八重宝函,其最内一重不作棺形而作塔状。从此以后,宋辽时期则在舍利塔地宫中安放小型塔、幢,用以瘗藏舍利,因而以多重宝函内为金棺银椁的作法不再流行。

 
免责声明:本文为网络用户发布,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Tangdai Sheli Baohan   唐代舍利宝函   Sarira Boxes of the Tang Dynasty   中国唐代用于瘗埋佛骨舍利的成套容器。除最外重常为石函外,内重宝函多以金属制作,最里面的两重常以金银制成小型棺椁形状,雕饰精美,是唐代金银细工中的精品,也是重要的佛教艺术品。   佛教传入中国后,建塔瘗埋佛舍利的习俗也在中国流行,为符合中国的习惯,逐渐改变了印度用罂坛盛放舍利的方式,改用中国式的棺椁。这一变化从北朝经隋代到唐初方告完成。现已发掘的纪年最早的舍利塔基,是河北省定县发现的北魏太和五年 (481)塔基,舍利盛放于玻璃钵、瓶和铜钵之中,再置于石函内,埋于塔基夯土中。到了隋代,瘗埋方式有所改变,如陕西省耀县发现的隋仁寿四年 (604)神德寺舍利塔基,舍利盛放于特制的顶铜盒之中,再置于雕饰精美的石函内。塔基内虽未形成地宫,但石函外周围砌有护石和砖墙。唐代瘗埋舍利的制度又进一步中国化,开始按中国传统的棺椁制度来设计舍利容器,并按照墓室形貌在塔基下建筑地宫。最早以金棺银椁盛放佛舍利,约始于唐高宗显庆年间 (656~661)。据唐释道宣《集神州塔寺三宝感通录》,显庆五年 (660)春三月,取法门寺舍利往东都洛阳宫中供养,“皇后舍所寝衣帐直绢一千匹,为舍利造金棺银椁,数有九重,雕镂穷奇。”此后,唐代遂流行以金棺银椁瘗埋舍利之风,直到唐末,越演越烈,从皇帝到大臣,均热衷于此,而且从都城到全国各地,都有建塔瘗埋舍利之举。重要的考古发现有甘肃省泾川大云寺塔基、陕西省临潼庆山寺塔基、江苏省镇江甘露寺塔基和陕西省扶风法门寺塔基出土的以金棺银椁为主的成套舍利容器。   泾川大云寺塔基瘗埋的金棺银椁,是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一组,埋于唐武则天延载元年 (694)。塔基内建地宫,内置刻有铭序的石函,函内放鎏金铜函,其中置银椁金棺,金棺内琉璃瓶中放舍利14颗,全套容器共有内外五重之多,金棺座长7.1厘米,重108克,制工精美,前档和两侧正中嵌白色珍珠,周围贴金片莲瓣,形似盛开的莲花,莲花四周又配以金片组成的莲蕾、莲叶。棺的后档居中贴六瓣金莲,周绕六朵金莲或莲蕾,其上又嵌饰石英石、绿松石等,工精而华美。银椁座长10.5厘米,重349.5克,椁体满刻缠枝忍冬纹,椁座前后四角雕镶栏杆,空间嵌棱形花纹,椁侧左右还各装二环。这组金棺银椁,表现出盛唐金银细工的高度工艺技巧。   陕西临潼庆山寺塔基地宫,建造于唐开元二十九年(741),所瘗埋的金棺银椁华美程度超出大云寺地宫的出土品,反映出唐玄宗开元盛期的工艺水平。银椁和金棺安放于高达 109 厘米石雕“释迦如来舍利宝帐” 之中。银椁长 21厘米,放置在高 12厘米的鎏金铜须弥座之上,椁前档刻出门形,门扉上贴有两身鎏金菩萨,夹胁着一双鎏金佛足,两侧上贴铺首,下分列十大弟子鎏金造像,或跪或立,作各种悲戚姿态,椁盖饰一朵以白玉和红玛瑙作蕊的金莲花,周嵌水晶、猫眼等宝石,盖周四缘悬垂以珍珠串穿的流苏。金棺长14厘米,棺盖亦嵌饰宝石,金棺中铺锦衾,中藏两个带有铜莲座的绿玻璃瓶,内盛舍利。   江苏镇江甘露寺铁塔塔基地宫,建造于宋元丰元年(1078),目的是再次瘗埋在宋熙宁时发现的唐李德裕于大和三年 (329)重瘗的舍利。地宫内大石函中放有两个小石函,里面分别安放有唐代的成套舍利容器和内盛的“舍利”。西侧的小石函内放金棺银椁,是李德裕于唐大和三年重瘗上元县禅众寺旧塔基下原藏舍利时所制作,东侧小石函内放小金棺、金棺和银椁,为重瘗长干寺旧塔基下原藏舍利所制。金棺、银椁工艺精巧,遍体饰有繁缛细密的装饰纹样,以飞天、迦陵频伽、云鹤、宝珠为题材,极工致精美。只有放长干寺舍利的内层小金棺是素面的,但极为小巧,盖长仅2.9厘米,头高仅1厘米。时李德裕任浙江西道观察使,这两组金棺银椁,应系当地制作,显示出唐代后期江南地区经济日益繁荣,长江中下游一带金银细工已达到堪与中原媲美的高度水平。   陕西扶风法门寺塔基地宫发现于 1987 年,筑有前、中、后三室,模拟唐代帝王墓室的形制,封埋于唐懿宗咸通十五年 (874)。地宫内有佛骨4件,因此也有4套瘗藏佛骨的容器,分别安置在前、中、后室及后室的秘龛中。其中最珍贵的一套为唐懿宗供奉的八重宝函,安置在地宫后室。八重宝函由外至内为:银棱顶黑漆宝函、鎏金四天王顶银函、素面顶银函、鎏金如来坐佛顶银函、六臂观音顶金函、金筐宝钿珍珠装金函、金筐宝钿珍珠装石函和宝珠顶单檐四门金塔,金塔内立有银柱,佛指骨套置银柱之上。另外 3组舍利容器分别是:前室一套由外至内分别是汉白玉阿育王塔、铜浮屠和鎏金伽陵频迦纹银棺,中室一套为汉白玉双檐灵帐、顶铁函和鎏金双凤纹银棺,后室秘龛一套为铁函、鎏金四十五尊造像顶银函、银包角檀香木函、嵌宝水晶椁和门座玉棺。懿宗供奉的八重宝函,除最外一重外均为金银精工制作,代表了晚唐皇室金银器的最高工艺水平,是研究晚唐金银器的珍贵文物。   值得注意的是法门寺塔基地宫中出土的懿宗供奉的八重宝函,其最内一重不作棺形而作塔状。从此以后,宋辽时期则在舍利塔地宫中安放小型塔、幢,用以瘗藏舍利,因而以多重宝函内为金棺银椁的作法不再流行。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