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大越国

2011-03-18 21:28:10  编辑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大越国 (越南语Đại Việt Quốc公元1054-1400),越南古代国号。
  公元1009年秋,越南前黎朝权臣、左亲卫殿前指挥使李公蕴,乘前黎朝嗣主幼冲,篡夺皇位,建立李朝,国号“大瞿越”(Đại Cồ Việt )。崇兴大宝六年(1054年),李朝太宗李佛玛崩,圣宗李日尊即位,改国号为大越 (Đại Việt)。1225年,掌握李朝大权的辅国大尉陈承与殿前指挥使陈守度,强迫年幼的女皇李昭圣让位于陈承之子陈炬,建立陈朝,国号仍为大越。
  大越国初期的疆域“北边与中国毗连,大体和今天的越、中边界相同,南边以横山(今义静省内)为界与占婆接壤。西部和西北部地区,是土、傣、苗等各个部落的故乡。他们仍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只是偶尔才向李朝进贡”(越南陶维英《越南历史》)。其领土大体就是中国历代王朝统治下的“交趾”故地红河三角洲,只是现代越南领土的1/4。
  代表封建贵族、官僚、大地主利益的大越国有过一千年的北属中国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发达,国力相对优势。统治者自居于“华”而视中国以外的邻邦为“夷”,同时使用“受天眷命,奄有中夏,薄海内外,冈不臣服”这种类似中国君主的言辞,积极对外用兵,“以夏变夷”,历世相承,在西、西北、南三个方向不断对邻国发动侵略战争,扩张领土。
  大越国扩张的显著特征就是它是由官方策划和民众自发意识交织的结果。为了维护其不断推进的漫长的边境线,越人采用了军事屯田的方式,募无地流民垦荒,给了以往无立足之地的底层贫民一条出路,这些开荒种植的农民平时习武、从事生产,战时赴前线作战,随时准备服从军事需要,成为扩张的急先锋。
  李朝是越南历史上一个富国强兵的封建国家,重视农业,整顿武备,实行征兵制,编修法律,建立稳固的自主基业。 李朝历代帝王,皆不忘“征占”之举,或是派兵“征讨”,或是“御驾亲征”。1020年冬十二月,李公蕴“命天王佛玛击占城”,从布政寨(今广治)直打到龙鼻山(今广平平政县)。1044年,李太宗御驾亲征,南侵占城,“斩首三万级”、“斩占主乍斗首于阵”、“生擒将卒五千众人,获驯象三十余匹。占人为官军所杀尸积原野”、“遂入佛誓城(占城首都,今顺化附近)俘占主妻妾及宫女”(《越史通鉴纲目》)押回升龙。1069年,李圣宗亲征占城,以李常杰为先锋,攻陷占城王都,迫使占城割让北部地哩、布政、麻令三州之地,把越南领土向南扩张到今广平和广治北部地区。越西北,沱江流域居住着一个独立的部落。越南称其为牛吼蛮。《兴化风土记》记载:牛吼言语、文字与哀牢同”牛吼地区人民不甘心受越南的统治,李太宗李佛玛起开始大事“讨伐”牛吼国,不断掠夺人、牛、马、象带回升龙,公元1119年,李仁宗“擒其洞长魏滂等数百人……而还。
  李朝的统治者又趁宋朝与辽、西夏发生战争无力南顾之机,不断侵犯宋朝边疆和蚕食宋朝领土。李公蕴1014年在芳林州(治今越南永富省越池)打败大理军队后,向北向西北扩张,最终占领今永富省、河宣省及北太省等地僚人区,并以其女嫁与甲峒首领甲承贵,封他为谅州知州,大有尽取宋邕、钦二州之势。宋朝一直忍让,认为“交州瘴疠,宜州险绝,若举兵攻取,死伤必多。且祖宗开疆广大,若此当谨守而已,何必劳民动众,贪无用之地!”。1075年底,李仁宗李乾德派李常杰、宗亶等人领兵10万,大举入侵中国,攻陷钦州(今宁山)、廉州(今合浦)和邕州(今南宁)等地,侵略军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掳掠。因邕州地方官苏缄率众顽强抵抗,李常杰率军残酷屠城,居民被杀者“凡五万八千余人”连同钦廉二州“死者几十余万人”,并“俘三州人而还”。宋朝军队多次南下反击,但最终被越南以持久战击败(越南和宋朝相比国力处于劣势,不占天时,但拥有地力和人和。军事上进行持久战,利用复杂的地形和炎热的气候消耗对手、一般退到红河一线才转入反击),无能的宋朝被迫把广源州、门州、苏茂州、桄榔县等地赐给大越国以求太平。
  陈朝在越南封建社会发展史上居于重要的地位并卓有成就。政治上,封建国家的中央集权政治制度越发完善,宇内统一,政局较为稳定,为前代所未见;经济上,重视水利建设,实行屯田制,农业多年丰收,国库盈余,国家达于富有;军事上执行强兵政策,实行征兵制。大越国国势蒸蒸日上。
  迅速膨胀的国力使陈朝对少数民族和占城等邻国连年用兵。1306年陈英宗将其妹玄珍公主嫁给占城王制旻,令制旻以乌、里二州(今承天省)作为聘礼献给陈朝。公元1307年陈朝改乌、里二州为顺、化二州(今广治和承天地区),不费寸矢把版图向南扩展了数百里。1311年陈英宗派兵攻打不肯屈服的占城,活捉了占城国王,“封其弟为亚侯镇其地”。1376年冬,陈睿宗领兵十二万,大举征占城。1377年初,在进攻占城王都阇盘城的战役中,陈军前后隔绝,遭占军截击,被打得大败,陈睿宗阵亡,大将杜礼、阮纳皆战死。陈朝对老挝中部,即与清化、义安一带相毗连的川扩地区,动辄以“不修职贡”为借口用兵。1334年,陈明宗“亲率大军继进至黔州,军卢大振,哀牢望风遁去”,他特诏随行的清化发运使阮忠彦在义安省襄阳县沈香村的山上磨崖刻碑纪功,碑文“字画掌大,深可寸许。”其曰:“皇越陈第六帝……受天眷命,奄有中夏,薄海内外,冈不臣服,蕞尔哀牢,犹梗王化。岁在乙亥季秋,帝亲帅六师巡于西鄙,诸部各奉方物,争先迎见,独逆俸(即哀牢酋名)执迷畏罪未即来朝。季冬,帝驻于密州巨屯之原,乃命诸将及蛮夷之兵入于其国,逆俸望风奔窜,遂降诏班师。”碑文所记“功绩”,正是越南封建统治者对外侵略、扩张的铁证。
  陈朝后期胡季犛以外戚参政。后受到陈艺宗的信任,掌握了朝廷大权。陈艺宗去世后胡季犛日益跋扈,频繁废帝,1397年强迫陈顺宗迁都至清化的新都西都,1400年废少帝自立,国号大虞(Đại Ngu)。年号圣元。同年12月禅位于其子胡汉苍,自号太上皇,仍掌大权,就这是历史上的越南胡朝。
 
 
  大越国 (越南语Đại Việt Quốc公元1054-1400),越南古代国号。   公元1009年秋,越南前黎朝权臣、左亲卫殿前指挥使李公蕴,乘前黎朝嗣主幼冲,篡夺皇位,建立李朝,国号“大瞿越”(Đại Cồ Việt )。崇兴大宝六年(1054年),李朝太宗李佛玛崩,圣宗李日尊即位,改国号为大越 (Đại Việt)。1225年,掌握李朝大权的辅国大尉陈承与殿前指挥使陈守度,强迫年幼的女皇李昭圣让位于陈承之子陈炬,建立陈朝,国号仍为大越。   大越国初期的疆域“北边与中国毗连,大体和今天的越、中边界相同,南边以横山(今义静省内)为界与占婆接壤。西部和西北部地区,是土、傣、苗等各个部落的故乡。他们仍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只是偶尔才向李朝进贡”(越南陶维英《越南历史》)。其领土大体就是中国历代王朝统治下的“交趾”故地红河三角洲,只是现代越南领土的1/4。   代表封建贵族、官僚、大地主利益的大越国有过一千年的北属中国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发达,国力相对优势。统治者自居于“华”而视中国以外的邻邦为“夷”,同时使用“受天眷命,奄有中夏,薄海内外,冈不臣服”这种类似中国君主的言辞,积极对外用兵,“以夏变夷”,历世相承,在西、西北、南三个方向不断对邻国发动侵略战争,扩张领土。   大越国扩张的显著特征就是它是由官方策划和民众自发意识交织的结果。为了维护其不断推进的漫长的边境线,越人采用了军事屯田的方式,募无地流民垦荒,给了以往无立足之地的底层贫民一条出路,这些开荒种植的农民平时习武、从事生产,战时赴前线作战,随时准备服从军事需要,成为扩张的急先锋。   李朝是越南历史上一个富国强兵的封建国家,重视农业,整顿武备,实行征兵制,编修法律,建立稳固的自主基业。 李朝历代帝王,皆不忘“征占”之举,或是派兵“征讨”,或是“御驾亲征”。1020年冬十二月,李公蕴“命天王佛玛击占城”,从布政寨(今广治)直打到龙鼻山(今广平平政县)。1044年,李太宗御驾亲征,南侵占城,“斩首三万级”、“斩占主乍斗首于阵”、“生擒将卒五千众人,获驯象三十余匹。占人为官军所杀尸积原野”、“遂入佛誓城(占城首都,今顺化附近)俘占主妻妾及宫女”(《越史通鉴纲目》)押回升龙。1069年,李圣宗亲征占城,以李常杰为先锋,攻陷占城王都,迫使占城割让北部地哩、布政、麻令三州之地,把越南领土向南扩张到今广平和广治北部地区。越西北,沱江流域居住着一个独立的部落。越南称其为牛吼蛮。《兴化风土记》记载:牛吼言语、文字与哀牢同”牛吼地区人民不甘心受越南的统治,李太宗李佛玛起开始大事“讨伐”牛吼国,不断掠夺人、牛、马、象带回升龙,公元1119年,李仁宗“擒其洞长魏滂等数百人……而还。   李朝的统治者又趁宋朝与辽、西夏发生战争无力南顾之机,不断侵犯宋朝边疆和蚕食宋朝领土。李公蕴1014年在芳林州(治今越南永富省越池)打败大理军队后,向北向西北扩张,最终占领今永富省、河宣省及北太省等地僚人区,并以其女嫁与甲峒首领甲承贵,封他为谅州知州,大有尽取宋邕、钦二州之势。宋朝一直忍让,认为“交州瘴疠,宜州险绝,若举兵攻取,死伤必多。且祖宗开疆广大,若此当谨守而已,何必劳民动众,贪无用之地!”。1075年底,李仁宗李乾德派李常杰、宗亶等人领兵10万,大举入侵中国,攻陷钦州(今宁山)、廉州(今合浦)和邕州(今南宁)等地,侵略军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掳掠。因邕州地方官苏缄率众顽强抵抗,李常杰率军残酷屠城,居民被杀者“凡五万八千余人”连同钦廉二州“死者几十余万人”,并“俘三州人而还”。宋朝军队多次南下反击,但最终被越南以持久战击败(越南和宋朝相比国力处于劣势,不占天时,但拥有地力和人和。军事上进行持久战,利用复杂的地形和炎热的气候消耗对手、一般退到红河一线才转入反击),无能的宋朝被迫把广源州、门州、苏茂州、桄榔县等地赐给大越国以求太平。   陈朝在越南封建社会发展史上居于重要的地位并卓有成就。政治上,封建国家的中央集权政治制度越发完善,宇内统一,政局较为稳定,为前代所未见;经济上,重视水利建设,实行屯田制,农业多年丰收,国库盈余,国家达于富有;军事上执行强兵政策,实行征兵制。大越国国势蒸蒸日上。   迅速膨胀的国力使陈朝对少数民族和占城等邻国连年用兵。1306年陈英宗将其妹玄珍公主嫁给占城王制旻,令制旻以乌、里二州(今承天省)作为聘礼献给陈朝。公元1307年陈朝改乌、里二州为顺、化二州(今广治和承天地区),不费寸矢把版图向南扩展了数百里。1311年陈英宗派兵攻打不肯屈服的占城,活捉了占城国王,“封其弟为亚侯镇其地”。1376年冬,陈睿宗领兵十二万,大举征占城。1377年初,在进攻占城王都阇盘城的战役中,陈军前后隔绝,遭占军截击,被打得大败,陈睿宗阵亡,大将杜礼、阮纳皆战死。陈朝对老挝中部,即与清化、义安一带相毗连的川扩地区,动辄以“不修职贡”为借口用兵。1334年,陈明宗“亲率大军继进至黔州,军卢大振,哀牢望风遁去”,他特诏随行的清化发运使阮忠彦在义安省襄阳县沈香村的山上磨崖刻碑纪功,碑文“字画掌大,深可寸许。”其曰:“皇越陈第六帝……受天眷命,奄有中夏,薄海内外,冈不臣服,蕞尔哀牢,犹梗王化。岁在乙亥季秋,帝亲帅六师巡于西鄙,诸部各奉方物,争先迎见,独逆俸(即哀牢酋名)执迷畏罪未即来朝。季冬,帝驻于密州巨屯之原,乃命诸将及蛮夷之兵入于其国,逆俸望风奔窜,遂降诏班师。”碑文所记“功绩”,正是越南封建统治者对外侵略、扩张的铁证。   陈朝后期胡季犛以外戚参政。后受到陈艺宗的信任,掌握了朝廷大权。陈艺宗去世后胡季犛日益跋扈,频繁废帝,1397年强迫陈顺宗迁都至清化的新都西都,1400年废少帝自立,国号大虞(Đại Ngu)。年号圣元。同年12月禅位于其子胡汉苍,自号太上皇,仍掌大权,就这是历史上的越南胡朝。
󰈣󰈤
 
 
>>返回首页<<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贴板...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王朝网络无关。王朝网络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