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孙广安

2010-04-30 08:41:14  编辑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孙广安

孙广安作为北京广东音乐研究社的发起人,深深被广东音乐所倾倒。从1993年成立社团至今,15年来,广东音乐成为孙广安退休生活的主旋律,“腿脚利索、精力旺盛、生活充实,”孙广安说这完全得益于广东音乐。

如今,热爱广东音乐的多为老年人,孙广安说他的同龄人以及比他大的没有不喜欢广东音乐的。说起广东音乐,孙广安尤为兴奋,而且有一种自豪感。“大约在上世纪30年代,一些广东音乐唱片流传到北京。当时电影院在开演之前放的都是广东音乐,北京的电台天天播的也是广东音乐。那时候,广东音乐和“净街王”王杰魁的评书一时成为市民最喜欢的节目。一些茶叶铺为招揽顾客也放广东音乐。到40年代,广东音乐已相当普及,人们将广东音乐称为‘国乐’。”孙广安说广东音乐柔雅明快,在舒缓空灵中享受难得的轻松与愉悦。孙广安当年就读北京六中时,学校就有民乐队,他还是队长。“我们的民乐队就以演奏广东音乐为主,经常外出参加活动”。

孙广安出生于古玩世家,大名鼎鼎的古玩店成古斋就是孙广安的父亲孙成章一手创办的。孙成章是著名画家金北楼的弟子,那会儿的文化人讲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所以孙广安在学画之余,又跟金北楼的儿子金潜庵学习古琴。后来,孙广安又拜罗泽铭学打扬琴,跟随席德后、吴川等人学拉高胡。“当时我们家像个琴社,我拉高胡,大哥打扬琴,二哥弹秦琴,有时间就凑到一起玩”。演奏广东音乐的基本乐器“五架头”:高胡、扬琴、秦琴、椰胡、洞箫,孙广安唯独洞箫不会吹。

孙广安年轻时有三次机会专业从事音乐,但遗憾都错过了。第一次是初中毕业,考上电影乐团的他却因为保送高中不得不放弃;第二次是1959年孙广安考上中央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扬琴专业,无奈家人反对,只好转投首都师范大学读中文;第三次是大学毕业原本打算留校教扬琴,无奈档案已经被宣武区调走。如今,完全够得上专业水平的孙广安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玩”广东音乐了,也算是弥补了当年的遗憾。

粤乐牵线天下知音

作为地道的老北京,孙广安既不会说广东话也听不懂广东话,但就是钟情于广东音乐,有时甚至骑自行车都一手扶把,一手练揉弦。琴社成立后,他们开始在家里排练,今天你家,明天我家。他们练的不亦乐乎,可街坊四邻却觉得吵。没有排练的地方,这成了大问题。最终,在《北京日报》的连续报道下,孙广安他们才在恭王府花园落了脚,这下可以专心排练了。但是,孙广安有时又难免伤感,“三年来,许多外国游客寻声找人,坐下一听就是半天,而中国游客却听而不闻。”孙广安想不明白,怎么不要钱也不听呢?国粹怎么就没人喜欢呢?“哪怕是一个小孩子,只要他喜欢、有兴趣,我们都会免费给他演”。

琴社成立15年以来,老舍茶馆也无偿为他们提供演出场地,在这儿,琴社每年都要举行各种广东音乐音乐会。慢慢地,他们的执著吸引了媒体的关注,渐渐地,他们与天津的琴社联袂演出,广东的琴社甚至香港的琴社也逐渐加入了这个队伍,“北京人抢救广东音乐”的故事蜚声海内外。2007年,80多岁的美籍华人董坚从央视国际频道知道了孙广安和琴社的故事,几经周折联系到孙广安,要求回国参加他们的活动。就这样,老人自费从美国赶回来参加音乐会。“我们都是公益性的活动,没有资金来源,董坚老人自费回国只为听一听、唱一唱久违的乡音,我们很受感动和鼓舞”。

孙广安说学习广东音乐,除了基本的音准、节奏,最关键的是要有广东音乐的“味儿”。这种韵味需要长时间的熏陶和沉淀。广东音乐讲究口传心授,一般不照曲谱,有些技法和意境谱子表现不出来。因此,广东音乐学起来并非易事。“现在有些年轻演员就是完全照谱子演奏,没味儿,将来如果这些成了标准,那老一辈传下来的那点东西可就全没了。”对于广东音乐的传承,孙广安尤为着急。“我习琴60多年,至今没有学生。年轻一代对流行音乐更感兴趣,再加上学习广东音乐确实很苦,最现实的是,没法考级、升学没法加分。所以,我有时也能理解孩子们。”孙广安时常用这些理由安慰自己,但自己却一刻都不停歇。

这几年,除了排练演出,琴社成员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广东音乐曲谱的挖掘整理上。“广东音乐有400多支曲子,而现在经常演奏和有记载的不过百余首。我们老哥儿几个一个演奏,一个记谱,经过整理、校对,无偿提供给需要的人。我们坚决不搞专利,我们整理出来的东西,有人需要,都可以拿去,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为了传承。”如今,他们几经整理出300多首广东音乐的曲目。

只要有演出的机会,不谈费用,老哥儿几个带上乐器就欣然前往。“有人喜欢听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能放过任何一次宣传广东音乐的机会,不给钱也演。只有无私才能无畏。”琴社成立之初,孙广安就定下两条宗旨:一、弘扬民族文化、振兴广东音乐;二、不为名、不图利。这么多年来,这些“老伙伴”一直默默坚持着、奉献着。外地琴社来北京演出需要乐器,孙广安二话不说无偿提供。作为成古斋的后人,孙广安鉴定古玩的眼力不错,有人找上门来请他鉴定,他就用鉴定费贴补琴社。孙广安说“玩”广东音乐用不了多少钱,所以这么多年他们咬咬牙也就过来了。但越是好养活的却濒临灭绝,孙广安既着急又想不通。“不能让老先生们带着独门绝技入土吧!”于是,15年来,孙广安为了让更多的人重视广东音乐、喜欢广东音乐,不辞辛苦地奔波,凡事都亲历亲为。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如今,为了培养人们对广东音乐的兴趣,孙广安和他的“老伙伴们”每周都在北京市老干部活动中心排练、免费演出,就像歌中唱得那样“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url=http://baike.wangchao.net.cn/detail_%25E5%25AD%2599%25E5%25B9%25BF%25E5%25AE%2589.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72588074892.jpg[/img][/url] 孙广安作为北京广东音乐研究社的发起人,深深被广东音乐所倾倒。从1993年成立社团至今,15年来,广东音乐成为孙广安退休生活的主旋律,“腿脚利索、精力旺盛、生活充实,”孙广安说这完全得益于广东音乐。   如今,热爱广东音乐的多为老年人,孙广安说他的同龄人以及比他大的没有不喜欢广东音乐的。说起广东音乐,孙广安尤为兴奋,而且有一种自豪感。“大约在上世纪30年代,一些广东音乐唱片流传到北京。当时电影院在开演之前放的都是广东音乐,北京的电台天天播的也是广东音乐。那时候,广东音乐和“净街王”王杰魁的评书一时成为市民最喜欢的节目。一些茶叶铺为招揽顾客也放广东音乐。到40年代,广东音乐已相当普及,人们将广东音乐称为‘国乐’。”孙广安说广东音乐柔雅明快,在舒缓空灵中享受难得的轻松与愉悦。孙广安当年就读北京六中时,学校就有民乐队,他还是队长。“我们的民乐队就以演奏广东音乐为主,经常外出参加活动”。   孙广安出生于古玩世家,大名鼎鼎的古玩店成古斋就是孙广安的父亲孙成章一手创办的。孙成章是著名画家金北楼的弟子,那会儿的文化人讲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所以孙广安在学画之余,又跟金北楼的儿子金潜庵学习古琴。后来,孙广安又拜罗泽铭学打扬琴,跟随席德后、吴川等人学拉高胡。“当时我们家像个琴社,我拉高胡,大哥打扬琴,二哥弹秦琴,有时间就凑到一起玩”。演奏广东音乐的基本乐器“五架头”:高胡、扬琴、秦琴、椰胡、洞箫,孙广安唯独洞箫不会吹。   孙广安年轻时有三次机会专业从事音乐,但遗憾都错过了。第一次是初中毕业,考上电影乐团的他却因为保送高中不得不放弃;第二次是1959年孙广安考上中央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扬琴专业,无奈家人反对,只好转投首都师范大学读中文;第三次是大学毕业原本打算留校教扬琴,无奈档案已经被宣武区调走。如今,完全够得上专业水平的孙广安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玩”广东音乐了,也算是弥补了当年的遗憾。   粤乐牵线天下知音   作为地道的老北京,孙广安既不会说广东话也听不懂广东话,但就是钟情于广东音乐,有时甚至骑自行车都一手扶把,一手练揉弦。琴社成立后,他们开始在家里排练,今天你家,明天我家。他们练的不亦乐乎,可街坊四邻却觉得吵。没有排练的地方,这成了大问题。最终,在《北京日报》的连续报道下,孙广安他们才在恭王府花园落了脚,这下可以专心排练了。但是,孙广安有时又难免伤感,“三年来,许多外国游客寻声找人,坐下一听就是半天,而中国游客却听而不闻。”孙广安想不明白,怎么不要钱也不听呢?国粹怎么就没人喜欢呢?“哪怕是一个小孩子,只要他喜欢、有兴趣,我们都会免费给他演”。   琴社成立15年以来,老舍茶馆也无偿为他们提供演出场地,在这儿,琴社每年都要举行各种广东音乐音乐会。慢慢地,他们的执著吸引了媒体的关注,渐渐地,他们与天津的琴社联袂演出,广东的琴社甚至香港的琴社也逐渐加入了这个队伍,“北京人抢救广东音乐”的故事蜚声海内外。2007年,80多岁的美籍华人董坚从央视国际频道知道了孙广安和琴社的故事,几经周折联系到孙广安,要求回国参加他们的活动。就这样,老人自费从美国赶回来参加音乐会。“我们都是公益性的活动,没有资金来源,董坚老人自费回国只为听一听、唱一唱久违的乡音,我们很受感动和鼓舞”。   孙广安说学习广东音乐,除了基本的音准、节奏,最关键的是要有广东音乐的“味儿”。这种韵味需要长时间的熏陶和沉淀。广东音乐讲究口传心授,一般不照曲谱,有些技法和意境谱子表现不出来。因此,广东音乐学起来并非易事。“现在有些年轻演员就是完全照谱子演奏,没味儿,将来如果这些成了标准,那老一辈传下来的那点东西可就全没了。”对于广东音乐的传承,孙广安尤为着急。“我习琴60多年,至今没有学生。年轻一代对流行音乐更感兴趣,再加上学习广东音乐确实很苦,最现实的是,没法考级、升学没法加分。所以,我有时也能理解孩子们。”孙广安时常用这些理由安慰自己,但自己却一刻都不停歇。   这几年,除了排练演出,琴社成员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广东音乐曲谱的挖掘整理上。“广东音乐有400多支曲子,而现在经常演奏和有记载的不过百余首。我们老哥儿几个一个演奏,一个记谱,经过整理、校对,无偿提供给需要的人。我们坚决不搞专利,我们整理出来的东西,有人需要,都可以拿去,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为了传承。”如今,他们几经整理出300多首广东音乐的曲目。   只要有演出的机会,不谈费用,老哥儿几个带上乐器就欣然前往。“有人喜欢听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能放过任何一次宣传广东音乐的机会,不给钱也演。只有无私才能无畏。”琴社成立之初,孙广安就定下两条宗旨:一、弘扬民族文化、振兴广东音乐;二、不为名、不图利。这么多年来,这些“老伙伴”一直默默坚持着、奉献着。外地琴社来北京演出需要乐器,孙广安二话不说无偿提供。作为成古斋的后人,孙广安鉴定古玩的眼力不错,有人找上门来请他鉴定,他就用鉴定费贴补琴社。孙广安说“玩”广东音乐用不了多少钱,所以这么多年他们咬咬牙也就过来了。但越是好养活的却濒临灭绝,孙广安既着急又想不通。“不能让老先生们带着独门绝技入土吧!”于是,15年来,孙广安为了让更多的人重视广东音乐、喜欢广东音乐,不辞辛苦地奔波,凡事都亲历亲为。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如今,为了培养人们对广东音乐的兴趣,孙广安和他的“老伙伴们”每周都在北京市老干部活动中心排练、免费演出,就像歌中唱得那样“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
 
 
>>返回首页<<
 
 
 
 
 转载本文
 UBB代码 HTML代码
复制到剪贴板...
 
 
 热帖排行
 
 
王朝网络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wangchaonetcn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