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订阅 | 在线投稿
分享
 
 
 

Black Saber

来源:互联网  宽屏版  评论
2010-02-27 14:53:33

黑化 SABER

Black Saber

黑化Saber资料:

等级:剑士(Saber)

Master:间桐 桜

等级别能力:

对魔力:B

保有技能:

直感:B

魔力放出:A

领袖气质:E

宝具:

约束された胜利の剣エクスカリバー

[等级A++‧对城宝具]

セイバー遭黑影吞没后并没有死亡,而是被其污染之后化身成这样的一个SERVANT。

能力上并没有比原本的セイバー弱很多;而她的记忆究竟有没有改变呢…?

★结局

H.F :在与士郎及ライダー的宝具战之后倒地,遭士郎以アゾット剑刺入胸部而消灭。面对这些,她没有多说什麼,只是默默的看著士郎的眼睛・・・

最后介绍一下HF线(宛若天堂):

经过了前两次路线的铺垫之后,故事主笔奈须终于露出了善良外表下的尖牙……急转直下的疯狂剧情几乎让所有的玩家都措手不及的被郁闷了很久……压抑,对……虽然名字是『宛若天堂』,可是无比灰暗的剧情简直就是进入了压抑的里世界……

事件的开端可以从数百年前说起。远坂家族所控制的土地中,有一块名曰『冬木镇』的地脉连通着巨大到可以称之为无尽的魔力之源。而为了使用到这些魔力,除了地表这块巨大的魔法阵以外还需要两个必要的条件:将魔法阵打开的钥匙,以及将魔力导出的流管。论及具体的实现,即是集合七个英灵所包含的魔力,以此作为启动魔法阵的钥匙,再将魔力经由圣杯导出。最终,另外的两大魔术师家族也参与到这个计划中来:远坂一族提供地脉;Einzbern一族制作圣杯;间桐一族开发能够强制命令英灵的令咒系统。(从某种意义上我认为可以看作,远坂一族负责构建水库,Einzbern一族负责制造水龙头,间桐一族研发制作可以命令工人打开水龙头的雇佣体制……)

也就是说,对圣杯战争而言,只有英灵是必要的,而魔术师只不过是为了让召唤出来的英灵得以附身的道具而已。就算魔术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死掉,只要拥有了英灵的强力的魂魄,计划也能够正常实施。只要战斗发生在冬木镇这个天然的魔法阵之内,那么,败北的英灵就会被圣杯自动回收,被其存储以作为启动连接的能源。

第一次的圣杯召唤仪式以『合作召唤』的形式开始。然而在圣杯打开了与魔力源泉的接连之后,事态却演变成远坂和Einzbern、间桐家族相互争夺独占的权力,结果立刻以失败告终。从此三大家族组成圣杯盟约,立下沿用至今的规则,叫来其他的魔术师,然后让他们以圣杯为目的相互残杀——除了自己以外,能够召唤出英灵的魔术师全部都是妨碍者,让他们在战斗中死去就行了——如果一开始抱有的是这样的想法的话,整个运作过程的效率也会更好;而以三大家族的立场来看,能够合法的收拾掉自己以外

时间推移至第三次圣杯战争。第一次和第二次都以失败结束战斗的Einzbern家族为了获得胜利,召唤出了『第八种』英灵,复仇者·Avenger——反英雄,即『最纯粹的恶魔』。可是因为种种的原因,在战斗的初始,Avenger即被击败,从而被回收至圣杯内部。但是,这次战争的胜利者间桐家族的掌门者间桐脏砚有着自己的打算。不愿死去,而渴望永生的间桐脏砚对圣杯连接的魔力源许下了他的愿望:让『最纯粹的恶魔』在六十年后的第四次召唤中,通过将产生的第四次圣杯降临人间。届时他将通过灵魂转移的『魔术』,拥有这具完美、永恒和强大的躯体。

又一个六十年过去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终于开始。不甘心再次失败的Einzbern一族为了获得胜利的契机,雇佣了一位名为卫宫切嗣的魔术师。以魔术师的单纯实力而言,切嗣并非是最好的人选,但是,他却有着冷静到冷血的头脑,以及为了个人的正义能够牺牲其他一切的利益的决心——这就意味着他为了达到长远的『正义』完全不在乎牺牲眼前的『生命』。为了成为第四次圣杯的胜利者,他用尽了一切正当的以及不人道的手短(比如在魔术战争用使用远距离的狙击步枪暗杀;甚至以对手的亲人和恋人作为人质要挟,即使在对手投降之后也毫不留情的结束对方的性命),最终完结了圣杯战争。就在圣杯召唤仪式开始的时刻,卫宫切嗣发觉到即将诞生于世间的恶魔在圣杯中的胎动,那正是应间桐脏砚在六十年前的召唤而来的『纯粹之恶』。就在降生即将完成的前刻,卫宫切嗣用令咒强制命令他的从属英灵——剑骑士·Saber——将已经被污染的圣杯毁坏。巨大的魔力顷刻间泄露,失去了来到现实物质界的通道——圣杯——的复仇者·Avenger再次回归到孕育它的魔力源之中,等待冬木镇下一次积累满魔力的时刻。那个时刻到来之时,也将是第五次圣杯战争开始之刻。

——因为圣杯破碎后魔力的泄漏,仅仅过去了十年,魔力就已经回归并充满了冬木镇的地脉。卫宫切嗣早已因为承受了被破坏的圣杯的巨大诅咒而缓慢而痛苦的死去。但是他收养的一个孤儿如今已经长大,成为一个渴望成为和养父一样坚定的贯彻自己的信念而活下去的少年——卫宫士郎。

Einzbern家族以『黄金圣女』为基准,制造了一个纯魔法回路组成的少女人偶型态的圣杯,这样战斗即使失败,却仍然能够在接下来的活动中将魔力连通的通道(圣杯)控制在己掌握之下;同时为了最大限度的争取最终的胜利,为其召唤来强大的狂战士之英灵作为保护。这具银发的少女人偶被命名为——Illyasviel von Einzbern。

——在十年前的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远坂一族阵亡的魔术师的女儿至今一刻也没有忘记过抱有『获得胜利』的执念,成为远坂一族中唯一继承了家族的姓氏的传人——远坂凛。

而第五次圣杯战争中最关键的人物——远坂凛的孪生妹妹,为了『确立』和『证明』间桐一族和远坂一族的『盟友关系』,于十年前被抹去了在远坂一族中的身份,『移交』予间桐家族,成为间桐家族中名义上的『女儿』。然而实际上,出于和Einzbern一样的考虑,间桐脏砚为了即将通过圣杯而诞生的恶魔躯体,更需要将圣杯掌握在手中——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由自己制造一个伪圣杯来收集战败英灵的魂魄。于是,远坂凛的妹妹被间桐脏砚植入了数百的刻印虫,强行破坏了原有的肉体,被改造成内部具有魔术回路的伪圣杯——由于机能的缺失和技术的缺陷,她不得不忍受从肉体到精神上的巨大痛苦。在间桐一族不成器的、失败的长子,间桐慎二眼中看来,远坂凛的妹妹则只是他发泄怒火和欲望的工具而已。——由于强行的改造,从内部侵蚀的结果,远坂凛的妹妹的发色已经完全不同,因此而获得了第二个身份——同时也是将伴随其之一生的正式身份——间桐樱。

事实上,当交代完了错综复杂的人物背景之后,『宛若天堂』真正压抑的情节才刚刚展开。对间桐樱所隐瞒的状况一无所知的卫宫士郎和间桐樱终于确定了恋爱的关系,然而间桐樱却依然要忍受来自间桐脏砚植入的刻印虫造成的体内不断的腐蚀以及间桐慎二愈发变本加厉的性虐待;另一方面,没有公开过血缘关系,态度异常苛刻的远坂凛却在时刻展现着她过于优秀而自己永远不可能企及的方方面面,甚至远坂凛对卫宫士郎的态度也开始逐渐有些暧昧——

间桐樱的自卑与痛苦终于变成了仇恨,孕育在魔力源之中的恶魔瞬间就控制了她的内心——最为糟糕的是,这一切发展都在间桐脏砚的计划之中。暴走的暗之间桐樱在瞬间就将间桐慎二肢解,为了继续汇集令恶魔诞生的力量间桐樱每夜都在无意识中出外猎取普通民众的生命。当然,就连英灵也不可能抵抗来自连通的无穷无尽的魔力源的圣杯——即便是伪圣杯所释放的黑暗力量。Caster、Lancer、Assassin,甚至是Saber都一一被间桐樱的阴影所吞噬。

暗之间桐樱的下一个目标移向了位于森林深处的真正圣杯Illyasviel。在伪圣杯的面前,狂战士Berserker也被吸入阴影之中。而前去阻挡的远坂凛和卫宫士郎则遇到了最糟糕的敌人:受到伪圣杯的控制,自污浊之魔力源而生的英灵——暗之Saber。在来自阴影的巨大冲击中,远坂凛的从者英灵Archer挡下了面对卫宫士郎的致命一击。这次战斗的结果是士郎失去了一只完整的手臂,而Archer除了一只手臂的残肢外被伪圣杯吞噬得一干二净。为了暂时的延续卫宫士郎的生命,他的躯体被迫和Archer的手臂进行了回路的连通。避免了因失血过多而死的卫宫士郎却从此必须时刻防备人类的脆弱躯体被强大的英灵残肢反噬。

虽然接下来的大决战可以说是几乎有名字的角色都被作者写死,可是本人倒觉得这样的发展反而是相当理想化的处理。卫宫士郎舍弃了原先那种幼稚的思想,但是拥有了即使成为全人类的敌人,即使有可能将世界带入地狱也要守护间桐樱的决心——和Archer完全相反的决定。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能够活下去才是最值得以性命作为代价而战斗的目标。(其实,毕竟在前两个故事里士郎身边有数个强大的朋友,能够在这样的支持下完成那种奇怪的理想而不需要经受太大的考验;在第三个故事里,本人倒认为他是以一个平凡的普通人的立场,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却作出了最难的抉择。) 在冬木镇地脉的最中心,地下的大空洞中,间桐脏砚终于被无法控制的暗之间桐樱撕得粉碎。被暗之Saber阻拦的卫宫士郎以自己的身体为剑鞘做出了『无限剑制』,自体内而生的无数刀刃终于破坏了Saber的躯体。暗之Saber也许终于回复了原先的记忆,没有任何挣扎,也没有对眼前的士郎说一句话,只是睁着眼睛默默的消失在物质界……远坂凛仿制出了搭载第二大魔法的宝石剑,以自身躯体的崩溃为代价破坏了间桐樱周围的污浊魔术,然而就在宝石剑要斩下间桐樱的头颅的时候,远坂凛却任由间桐樱绝望的反击贯穿了自身。最后时刻的远坂凛终于抱住了震惊的间桐樱,承认自己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结束自己妹妹的生命…… ?

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了……『世间最纯粹之恶』终于脱离了间桐樱,开始在物质界形成新的躯体。卫宫士郎让英灵Rider带着垂死的远坂凛和昏迷的间桐樱脱离了大空洞,准备留下来让Archer的手臂反噬自身,以此来制造足够大规模的『无限剑制』而与诞生的恶魔的同归于尽。就在此时,突然出现的Illyasviel废除了士朗最后的行动力,随后以属于她自身的意识的分解为代价启动了作为真正圣杯的机能,将『时间最纯粹之恶』的魔力重新逆转,发动了第三大魔法『天之杯』,提取了肉体已经完全崩坏的卫宫士郎的灵魂,重塑了物质化的身体…………

远坂凛在世界魔术师协会的资助下以在英国『留学』的名义接受魔术师协会委任的300人调查团的调查、弹劾与审判。各部门皆以『私自发动第二大魔法』为契机和借口试图争夺远坂家族名下所有财产和地脉的所有权。但是远坂凛却出人意料的被第二大魔法真正的掌握者和使用者——能够在平行世界中旅行的年迈魔术师,宝石翁——收纳为徒,同时强硬的担保其无罪被协会赦免。

间桐樱接手了间桐家族和远坂家族名目下的所有业务,坚强的生存下来。由于刻印虫的自主融合,其躯体仍具有伪圣杯的技能。不管自愿与否,都仍然能够和巨大的魔力源相连通。但也正依赖于源源不断的魔力的支持,间桐樱仍然能够保持其生命的延续,同时维持Rider物质化的形体。之后间桐樱将间桐家族名目下所有的藏书变卖给魔术师协会,得以私下购入了自中古流传下来的空白人偶,以此承载从地下大空洞捡回的卫宫士郎的物质化灵魂体。

卫宫士郎侥幸的被Rider捡回,存活于空白的人偶躯体之中。发生在冬木镇的关乎世界的命运的大事已经结束了,属于他与间桐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黑化 SABER  [url=http://baike.wangchao.net.cn/detail_Black%2BSaber.html][img]http://image.wangchao.net.cn/baike/1267253613187.jpg[/img][/url] 黑化Saber资料:   等级:剑士(Saber)   Master:间桐 桜   等级别能力:   对魔力:B   保有技能:   直感:B   魔力放出:A   领袖气质:E   宝具:   约束された胜利の剣エクスカリバー   [等级A++‧对城宝具]   セイバー遭黑影吞没后并没有死亡,而是被其污染之后化身成这样的一个SERVANT。   能力上并没有比原本的セイバー弱很多;而她的记忆究竟有没有改变呢…?   ★结局   H.F :在与士郎及ライダー的宝具战之后倒地,遭士郎以アゾット剑刺入胸部而消灭。面对这些,她没有多说什麼,只是默默的看著士郎的眼睛・・・   最后介绍一下HF线(宛若天堂):   经过了前两次路线的铺垫之后,故事主笔奈须终于露出了善良外表下的尖牙……急转直下的疯狂剧情几乎让所有的玩家都措手不及的被郁闷了很久……压抑,对……虽然名字是『宛若天堂』,可是无比灰暗的剧情简直就是进入了压抑的里世界……   事件的开端可以从数百年前说起。远坂家族所控制的土地中,有一块名曰『冬木镇』的地脉连通着巨大到可以称之为无尽的魔力之源。而为了使用到这些魔力,除了地表这块巨大的魔法阵以外还需要两个必要的条件:将魔法阵打开的钥匙,以及将魔力导出的流管。论及具体的实现,即是集合七个英灵所包含的魔力,以此作为启动魔法阵的钥匙,再将魔力经由圣杯导出。最终,另外的两大魔术师家族也参与到这个计划中来:远坂一族提供地脉;Einzbern一族制作圣杯;间桐一族开发能够强制命令英灵的令咒系统。(从某种意义上我认为可以看作,远坂一族负责构建水库,Einzbern一族负责制造水龙头,间桐一族研发制作可以命令工人打开水龙头的雇佣体制……)   也就是说,对圣杯战争而言,只有英灵是必要的,而魔术师只不过是为了让召唤出来的英灵得以附身的道具而已。就算魔术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死掉,只要拥有了英灵的强力的魂魄,计划也能够正常实施。只要战斗发生在冬木镇这个天然的魔法阵之内,那么,败北的英灵就会被圣杯自动回收,被其存储以作为启动连接的能源。   第一次的圣杯召唤仪式以『合作召唤』的形式开始。然而在圣杯打开了与魔力源泉的接连之后,事态却演变成远坂和Einzbern、间桐家族相互争夺独占的权力,结果立刻以失败告终。从此三大家族组成圣杯盟约,立下沿用至今的规则,叫来其他的魔术师,然后让他们以圣杯为目的相互残杀——除了自己以外,能够召唤出英灵的魔术师全部都是妨碍者,让他们在战斗中死去就行了——如果一开始抱有的是这样的想法的话,整个运作过程的效率也会更好;而以三大家族的立场来看,能够合法的收拾掉自己以外   时间推移至第三次圣杯战争。第一次和第二次都以失败结束战斗的Einzbern家族为了获得胜利,召唤出了『第八种』英灵,复仇者·Avenger——反英雄,即『最纯粹的恶魔』。可是因为种种的原因,在战斗的初始,Avenger即被击败,从而被回收至圣杯内部。但是,这次战争的胜利者间桐家族的掌门者间桐脏砚有着自己的打算。不愿死去,而渴望永生的间桐脏砚对圣杯连接的魔力源许下了他的愿望:让『最纯粹的恶魔』在六十年后的第四次召唤中,通过将产生的第四次圣杯降临人间。届时他将通过灵魂转移的『魔术』,拥有这具完美、永恒和强大的躯体。   又一个六十年过去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终于开始。不甘心再次失败的Einzbern一族为了获得胜利的契机,雇佣了一位名为卫宫切嗣的魔术师。以魔术师的单纯实力而言,切嗣并非是最好的人选,但是,他却有着冷静到冷血的头脑,以及为了个人的正义能够牺牲其他一切的利益的决心——这就意味着他为了达到长远的『正义』完全不在乎牺牲眼前的『生命』。为了成为第四次圣杯的胜利者,他用尽了一切正当的以及不人道的手短(比如在魔术战争用使用远距离的狙击步枪暗杀;甚至以对手的亲人和恋人作为人质要挟,即使在对手投降之后也毫不留情的结束对方的性命),最终完结了圣杯战争。就在圣杯召唤仪式开始的时刻,卫宫切嗣发觉到即将诞生于世间的恶魔在圣杯中的胎动,那正是应间桐脏砚在六十年前的召唤而来的『纯粹之恶』。就在降生即将完成的前刻,卫宫切嗣用令咒强制命令他的从属英灵——剑骑士·Saber——将已经被污染的圣杯毁坏。巨大的魔力顷刻间泄露,失去了来到现实物质界的通道——圣杯——的复仇者·Avenger再次回归到孕育它的魔力源之中,等待冬木镇下一次积累满魔力的时刻。那个时刻到来之时,也将是第五次圣杯战争开始之刻。   ——因为圣杯破碎后魔力的泄漏,仅仅过去了十年,魔力就已经回归并充满了冬木镇的地脉。卫宫切嗣早已因为承受了被破坏的圣杯的巨大诅咒而缓慢而痛苦的死去。但是他收养的一个孤儿如今已经长大,成为一个渴望成为和养父一样坚定的贯彻自己的信念而活下去的少年——卫宫士郎。   Einzbern家族以『黄金圣女』为基准,制造了一个纯魔法回路组成的少女人偶型态的圣杯,这样战斗即使失败,却仍然能够在接下来的活动中将魔力连通的通道(圣杯)控制在己掌握之下;同时为了最大限度的争取最终的胜利,为其召唤来强大的狂战士之英灵作为保护。这具银发的少女人偶被命名为——Illyasviel von Einzbern。   ——在十年前的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远坂一族阵亡的魔术师的女儿至今一刻也没有忘记过抱有『获得胜利』的执念,成为远坂一族中唯一继承了家族的姓氏的传人——远坂凛。   而第五次圣杯战争中最关键的人物——远坂凛的孪生妹妹,为了『确立』和『证明』间桐一族和远坂一族的『盟友关系』,于十年前被抹去了在远坂一族中的身份,『移交』予间桐家族,成为间桐家族中名义上的『女儿』。然而实际上,出于和Einzbern一样的考虑,间桐脏砚为了即将通过圣杯而诞生的恶魔躯体,更需要将圣杯掌握在手中——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由自己制造一个伪圣杯来收集战败英灵的魂魄。于是,远坂凛的妹妹被间桐脏砚植入了数百的刻印虫,强行破坏了原有的肉体,被改造成内部具有魔术回路的伪圣杯——由于机能的缺失和技术的缺陷,她不得不忍受从肉体到精神上的巨大痛苦。在间桐一族不成器的、失败的长子,间桐慎二眼中看来,远坂凛的妹妹则只是他发泄怒火和欲望的工具而已。——由于强行的改造,从内部侵蚀的结果,远坂凛的妹妹的发色已经完全不同,因此而获得了第二个身份——同时也是将伴随其之一生的正式身份——间桐樱。   事实上,当交代完了错综复杂的人物背景之后,『宛若天堂』真正压抑的情节才刚刚展开。对间桐樱所隐瞒的状况一无所知的卫宫士郎和间桐樱终于确定了恋爱的关系,然而间桐樱却依然要忍受来自间桐脏砚植入的刻印虫造成的体内不断的腐蚀以及间桐慎二愈发变本加厉的性虐待;另一方面,没有公开过血缘关系,态度异常苛刻的远坂凛却在时刻展现着她过于优秀而自己永远不可能企及的方方面面,甚至远坂凛对卫宫士郎的态度也开始逐渐有些暧昧——   间桐樱的自卑与痛苦终于变成了仇恨,孕育在魔力源之中的恶魔瞬间就控制了她的内心——最为糟糕的是,这一切发展都在间桐脏砚的计划之中。暴走的暗之间桐樱在瞬间就将间桐慎二肢解,为了继续汇集令恶魔诞生的力量间桐樱每夜都在无意识中出外猎取普通民众的生命。当然,就连英灵也不可能抵抗来自连通的无穷无尽的魔力源的圣杯——即便是伪圣杯所释放的黑暗力量。Caster、Lancer、Assassin,甚至是Saber都一一被间桐樱的阴影所吞噬。   暗之间桐樱的下一个目标移向了位于森林深处的真正圣杯Illyasviel。在伪圣杯的面前,狂战士Berserker也被吸入阴影之中。而前去阻挡的远坂凛和卫宫士郎则遇到了最糟糕的敌人:受到伪圣杯的控制,自污浊之魔力源而生的英灵——暗之Saber。在来自阴影的巨大冲击中,远坂凛的从者英灵Archer挡下了面对卫宫士郎的致命一击。这次战斗的结果是士郎失去了一只完整的手臂,而Archer除了一只手臂的残肢外被伪圣杯吞噬得一干二净。为了暂时的延续卫宫士郎的生命,他的躯体被迫和Archer的手臂进行了回路的连通。避免了因失血过多而死的卫宫士郎却从此必须时刻防备人类的脆弱躯体被强大的英灵残肢反噬。   虽然接下来的大决战可以说是几乎有名字的角色都被作者写死,可是本人倒觉得这样的发展反而是相当理想化的处理。卫宫士郎舍弃了原先那种幼稚的思想,但是拥有了即使成为全人类的敌人,即使有可能将世界带入地狱也要守护间桐樱的决心——和Archer完全相反的决定。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能够活下去才是最值得以性命作为代价而战斗的目标。(其实,毕竟在前两个故事里士郎身边有数个强大的朋友,能够在这样的支持下完成那种奇怪的理想而不需要经受太大的考验;在第三个故事里,本人倒认为他是以一个平凡的普通人的立场,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却作出了最难的抉择。) 在冬木镇地脉的最中心,地下的大空洞中,间桐脏砚终于被无法控制的暗之间桐樱撕得粉碎。被暗之Saber阻拦的卫宫士郎以自己的身体为剑鞘做出了『无限剑制』,自体内而生的无数刀刃终于破坏了Saber的躯体。暗之Saber也许终于回复了原先的记忆,没有任何挣扎,也没有对眼前的士郎说一句话,只是睁着眼睛默默的消失在物质界……远坂凛仿制出了搭载第二大魔法的宝石剑,以自身躯体的崩溃为代价破坏了间桐樱周围的污浊魔术,然而就在宝石剑要斩下间桐樱的头颅的时候,远坂凛却任由间桐樱绝望的反击贯穿了自身。最后时刻的远坂凛终于抱住了震惊的间桐樱,承认自己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结束自己妹妹的生命…… ?   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了……『世间最纯粹之恶』终于脱离了间桐樱,开始在物质界形成新的躯体。卫宫士郎让英灵Rider带着垂死的远坂凛和昏迷的间桐樱脱离了大空洞,准备留下来让Archer的手臂反噬自身,以此来制造足够大规模的『无限剑制』而与诞生的恶魔的同归于尽。就在此时,突然出现的Illyasviel废除了士朗最后的行动力,随后以属于她自身的意识的分解为代价启动了作为真正圣杯的机能,将『时间最纯粹之恶』的魔力重新逆转,发动了第三大魔法『天之杯』,提取了肉体已经完全崩坏的卫宫士郎的灵魂,重塑了物质化的身体…………   远坂凛在世界魔术师协会的资助下以在英国『留学』的名义接受魔术师协会委任的300人调查团的调查、弹劾与审判。各部门皆以『私自发动第二大魔法』为契机和借口试图争夺远坂家族名下所有财产和地脉的所有权。但是远坂凛却出人意料的被第二大魔法真正的掌握者和使用者——能够在平行世界中旅行的年迈魔术师,宝石翁——收纳为徒,同时强硬的担保其无罪被协会赦免。   间桐樱接手了间桐家族和远坂家族名目下的所有业务,坚强的生存下来。由于刻印虫的自主融合,其躯体仍具有伪圣杯的技能。不管自愿与否,都仍然能够和巨大的魔力源相连通。但也正依赖于源源不断的魔力的支持,间桐樱仍然能够保持其生命的延续,同时维持Rider物质化的形体。之后间桐樱将间桐家族名目下所有的藏书变卖给魔术师协会,得以私下购入了自中古流传下来的空白人偶,以此承载从地下大空洞捡回的卫宫士郎的物质化灵魂体。   卫宫士郎侥幸的被Rider捡回,存活于空白的人偶躯体之中。发生在冬木镇的关乎世界的命运的大事已经结束了,属于他与间桐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
 
 
>>返回首页<<
 
 
 
 热帖排行
 
 
 
静静地坐在废墟上,四周的荒凉一望无际,忽然觉得,凄凉也很美
© 2005- 王朝网络 版权所有